癌末治療的逆轉奇蹟

癌末治療的逆轉奇蹟

瑪倉原創文章
文:巫采禪
編輯:vajratree

我是一位淋巴癌第四期的病人,今年32歲,開始寫這篇文章時已經歷了45次的治療,之後一直覺得因緣不夠成熟,延遲至今才盡量完整把治癒的過程寫出來,治療過程中,處於新冠肺炎高峰期住院治療,長期住在普通病房進行療程,因為治療中抗體歸零,卻能免於感染有奇蹟的治療效果,癌症協會也一直想找我這樣的人採訪,病友們也一直推薦我希望為病友發聲鼓勵,但是我覺得在那種場合下的採訪,我病情能夠有奇蹟改變的真正原因不會被報導,一定會被剪輯成另一個不是我想如實經歷的樣子,所以我一直婉拒這些機會,因為我希望我能治療過程能夠奇蹟逆轉的原因能夠被完整呈現。

一般淋巴癌的治癒機率還蠻高的,有75%以上,但偏偏我身上的癌細胞非常頑強,我屬於另外的25%這群很難被治癒的患者。

一開始的化療是12次的正常劑量化療,每次注射時間為3個半小時,四包化療藥、每兩個禮拜一次,因為擴散的面積很大導致治療過程非常煎熬,讓我好幾次都想放棄。之後又做了17次放射性治療從肺部到喉嚨。整個療程29次的治療後,癌細胞短暫消失,但馬上又再復發,所以必需進行進一步的殲滅化療:以之前的4-6倍劑量化療,將身體上所有癌細胞殲滅之後,再進行自體幹細胞移植。殲滅化療將身上癌細胞殺死,同時也在殺死正常的細胞,所以每次殲滅化療後身體都會非常虛弱。殲滅化療每次打一個禮拜,另住院ㄧ個禮拜,讓身體恢復。殲滅化療兩次後,隔一個月,才能進行自體幹細胞移植,在移植的同時先進行八倍劑量的化療,再做幹細胞移植,在這時候整個身體的免疫力會歸零。

我本生性樂觀,開始進行殲滅治療後,一切開始變化,我變的悲觀充滿了負面情緒。

精神壓力,驚嚇恐懼,在第一次殲滅化療療程結束時瞬間爆發,我在醫院門口放聲大哭,深刻領受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孤單無助的滋味,我抬頭望向天空心裡吶喊,菩薩你真的存在嗎?我的難受你感受到了嗎?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這樣讓我的母親與家人跟著我痛苦,為什麼復發的是我,菩薩你可以救救我嗎我真的心裡好難受!

整個人哭得一塌糊塗……

1.緣起

我與傳承的因緣起於,29次治療後,我淋巴癌復發後第一次殲滅化療正在住院。育如師姊與我素未謀面,因為去我母親的店裡與母親結識,她知道我的病情後很好心的幫我在大福金座誦經時寫了迴向單祈福,媽媽拍照給我看,我心想我真的很幸福,竟然有陌生的善知識心裡還掛念著我幫著我,我出院一定要好好感謝這位育如師姊。

2.種子

殲滅化療住院期間,親眼目睹兩位癌症病友進ICU後就往生了,看著護士們的崩潰大哭,讓我覺得無比害怕。出院時因為化療反應太嚴重了,我回到家後躺在房間床上就無法下床,連想喊救命都沒力氣,家人在我房間門口我無法呼喊叫他們幫幫我,整天躺床上一直昏睡,醒了連坐起來都沒力氣,狀況糟到連媽媽都覺得我快不行了。

媽媽是虔誠的佛教徒,她見我病情如此不樂觀,只好一直告訴我,不要罣礙,世間這一切都不是真的,要我放下跟好菩薩佛陀好好的走,昏沉中知道母親在跟我最後的道別,我眼淚直流說不出話來。媽媽說你走了老公也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你的,媽媽也不是你的,不要擔心我們我們都會很好,孩子也會得到妥善的照顧,我難過對我而言這趟旅程意義在哪裡,我拼了一生我要走了,什麼都不是我的!什麼都帶不走…我花了一輩子在努力的事情,都是我這輩子帶不走的,這時我才深刻體會到『萬般帶不走只有業隨身』。

那時淚流滿面的我,感覺自我突然變得非常渺小,周遭突然好安靜,安靜的讓我懼怕。這時我突然想起,默默唸著佛菩薩的聖號,穩住自己的心情,念著念著幾天後,忽然發覺自己有力氣可以起身,移動自己的身體了,當下馬上拿起手機打開菩薩像,跪在床上開始禮佛懺悔,邊哭邊懺悔,天啊原來我也有這天連懺悔都快沒機會了。我說菩薩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求什麼有機會,懺悔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謝謝菩薩讓我有機會懺悔!幾天後我的體力莫名急速上升恢復。

3.澆水

第一次殲滅化療結束,體力恢復後,很榮幸有機會參加了2020年12月在台灣嘉義由松杰仁波切大德主法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會。聽說幫我寫迴向單的育如師姊會在那裡,我要去見見這位素未謀面的師姊好好的當面感謝。於是我就與家人一同前往。進場後看著會場裡播放的介紹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影片,與台上觀世音菩薩的法相,心裡一陣悽苦,不由自主的唸著懺悔,法會從頭到尾我淚流不只,全程一直在痛哭。

在此法會結束後,育如師姐先介紹我認識了素珠師姊,再由素珠師姐安排,帶領著我前往面聖松杰大德,松杰大德慈悲加持了我,還給了我聖物。參加法會後,我第二趟的殲滅化治療,竟然不像第一次殲滅化療那麼難熬,很輕鬆的就過關了,化療後體力也是很神奇恢復的很快。於是出院之後,我每個星期天都花8小時來回車程去金山大福金座誦經迴向給塔內眾生也讓自己建立一點功德,之後又有幸皈依松杰仁波切大德,得到松杰大德慈悲加持又給了我聖物,還參加了放生活動、佛堂共修等等。

這段日子我感覺身心愉悅,生活充實有所依靠,長期臥病讓我充滿自責,我一直在拖累家人朋友,一直得到別人的幫助,有機會我也想要給予而不是一直索取。放生活動讓短暫我體會給予的快樂,我突然想到眾生平等,重病的我想活,這些被我放生的眾生何嘗不是如此呢?

4.陽光

一個月後,大移植(8倍化療劑量)的時間很快就到了,雖然心情還是忐忑,但皈依後的我有了佛法依靠,我不再像之前殲滅化療時的害怕。當天沒人陪伴,我自己辦理住院手續,先服用了松杰大德上師交代的聖物,自己幫自己身上噴灑了法水後在病床上休息。隔天還有一場放生法會,我還在想著是否可以偷偷溜出醫院去放生,再回來治療,想著如何可以偷偷離開醫院半天,但始終不成功,覺得非常可惜,不曉得此生我還有機會參與放生嗎?

醫生吿知,大移植對我病情可能沒有多少效果而且風險極高,希望我另考慮一種免疫療法,風險較低,但不保證一定有效,也不確定需要做幾次,每ㄧ次費用需要60萬,因我沒有額外的保險 ,以我的家境,這是一筆龐大的數目,勢必要賣掉房產來幫我降低風險與痛苦。

這時我說先讓我躺一下再回覆,昏昏睡去醒來後,可能是放生的經歷讓我忽然想通,如果我手上有60萬,我寧可去放生,也不要花費這金錢在這只是降低風險而無保證效果的療法上。眾生平等,我是一條命,眾生也一條命,如果花60萬去放生,那可以救多少生命啊?!這樣的簡單的邏輯,我猶豫這麼久,實在太自私太無知了,明白這道理後,心結瞬間解開,雖然不知接受大移植手術會面臨什麼樣的凶險,我只知道我不再猶豫畏懼,馬上按護士鈴請她們幫我安排開始大移植的手術。

我還問了住院醫生與群組病友,移植完大概多久能出院啊?醫生說最快最好的經驗大約一個月出院。

為了保持內心平靜,我聽了師姊們的建議,住院時我就帶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著《學佛》以及《極聖解脫大手印》去,住院期間一有時間我就一直閱讀。因為初入傳承,我盡可能把我能懂的部分看明白,我學習到一部分與觀想及發願有關的內容,還與素珠、育如師姊們聯繫發問我看不懂的部分,師姊告訴我黑業可以除去,但必需自己真心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要三業相應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諸佛菩薩,松杰大德上師。

在我藥效開始走了幾天後,人的抵抗力越來越脆弱時,我就照《極聖解脫大手印》去做觀想以及心之所向的發願,這時我當然是痛苦的,我就在想啊,我以前這樣的傷害過別人嗎?我傷害過誰?我傷害過的生命,乃至我今生及無始劫前所傷害都眾生,也是受過這種大苦甚至更苦,我覺得我很糟糕,也很不應該,我心裡這樣訴說著:『我的冤親債主啊,往昔的我如此殘忍的殺生害命,現在我正在嚐自己所種下的惡果,我不敢奢求你們的原諒,只希望你們能放下心裡的冤屈不再痛苦,不管你們是否肯原諒,我都能接受一切果報,在此我發下一個願,我希望我冤親債主的痛苦由我來承受,讓他們趕快到好的地方不再受苦受難,也希望我能求得一個永不退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不曉得當時為什麼我會忽然想說這句,也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觀想一道光芒破除了黑暗,此時的我雖然一天比一天虛弱,但沒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閉上眼睛就只看到一根蠟燭一滴水一直在慢慢的滴,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但在那發願後的期間,我可以說不太有感覺任何不舒服,只是很虛弱無力的躺在床上,我還能用手機自拍,跟師姊們保持聯繫,這時才知道有另一位慈悲的師姊幫我暫時處理了冤親債主的問題,讓我能好好接受治療,真的好感恩每位師姊對我的愛,實在無以回報受之有愧。治療進行到我抵抗力全數歸零時,醫生護士們開始戰戰兢兢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嚴加戒備照顧我這病人時,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照說我因為病情嚴重早已停經,而且醫生有特別提及因為我沒打任何保護卵巢的針,這次化療會嚴重破壞卵巢,治療後直接進入更年期。怎知,我在大移植時突然來經期,讓醫生護士非常傻眼,說從沒遇到這種狀況。主治醫師來巡房看我時,看到我那時身體還在發燒,免疫力還是歸零狀態,竟然能躺在床上精神奕奕笑著跟他揮手打招呼,那場景把主治醫生驚嚇到直接把住院醫生喊來,交代他要把我顧好,注意我的病情是否是迴光返照或其他變化。

這段移植時期我的呼吸道一直有流鼻涕,有顏色的濃痰,奇怪的是,醫院檢查這些黏液,檢查不出有什麼細菌感染,也不知什麼原因造成這些黏液一直出現在呼吸道。

由於沒有額外的保險,在新冠肺炎的高峰期住院,我也只能住在健保房一房四床,剛好因為是高峰期,病床有限,所以急診的人也都直接送來我這層樓住院。住院期間,隔壁床是一位細菌感染者的老人家,我聽到護士與看護者對話,老人家使用過後的尿桶必需馬上用碘酒消毒,因為有高度傳染性,護士反覆叮囑看護千萬謹慎處理患者的排泄物等等,我看著我跟隔壁床僅用布簾相隔,與隔壁床患者幾乎緊鄰,只有一小步的距離,看護穿梭在我們之間換點滴的路線,必須要側身才有辦法從我們床之間進來換點滴。病友們知曉後都非常為我擔憂,然而我沒得選擇,自費雙人房或單人房至少要30天才能出院,算算這住院費用對我跟家人是一筆不小的數目,我想都不敢想換自費的病房。有一天這位老人家突然連續三天從早到晚昏睡不醒,不斷的說著夢話,彷彿有人一直跟他對話,即使被別的病床罵,他也因聽不到無法制止他,除非他醒了,只要他躺下就一直在說話。這是他的黑業現前嗎?我真的被嚇的直打哆嗦,太恐怖了。

大移植後,從嘴唇口腔到腸胃所有黏膜都已經沒有了(如下圖所示嘴唇),連吃稀飯都會肚子疼痛到不行!除了布丁什麼固體食物都吃不了,全靠不明的意志力與貴人提供健康飲食及化療專用牛奶撐過。

結果在移植結束後的第11天,醫生竟然通知我,血液指標全部合格恢復的很好,你可以出院回家過年了!

出院後得意忘形還跑去吃火鍋,之後說給其他病友們,他們都當場崩潰喊說以我的情況,至少要隔離一年才能出門的啊,太危險了,我讓自己至於險境而不知。

5.發芽

一般在大移植後,需要三個月以上味覺嗅覺會恢復,我味覺嗅覺卻恢復的很快,詳細時間究竟多久沒特別去記錄它,只知道對很多病友來說,我的案例很神奇。因此很多人希望我能代表病友發聲,但由於病友建議你只要說是因為我個性樂觀,意志力堅強,不要牽扯到宗教力量,而我心裡雪亮知道如果只是靠樂觀、意志堅強以及醫藥科學的治療,我是絕對無法輕鬆過關的。看看Covid-19新冠肺炎的傳染力多麼強,多少人在打新冠疫苗後依然感染?多少人搭飛機在密閉空間旅行幾個小時後,核酸檢測陽性反應?多少正常人在醫院住院時被感染新冠肺炎?而我ㄧ個免疫力歸零沒有任何抗體的殘破身體,如果沒有佛法的加持,怎麼能夠在那惡劣病房環境下安然無恙,順利康復平安出院?

今天如果沒生這場重症,我一定還在埋頭工作整天庸庸碌碌追求世間上物質享受,計較得失,不知無常可能隨時蒞臨把我帶去見閻王審視一生功過。如同「極聖解脫大手印」「暇滿殊勝海心髓」所說:『我不是正在無常中前進嗎?….ㄧ生勞苦奔波、擔憂煩惱,一當斷氣死了,什麼也沒有了,….我在為人中有意無意傷害了無數的生命,行了種種惡業而錯了種種因果,必定要遭惡報的,….現在唯一的出路只有勇猛精進的修持心性,發真實的菩提心,修真正的佛法….』

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法著啟發我對無常、對人生的省思,感恩松杰大德上師的慈悲加持,讓我在抗體歸零的狀態下,在普通病床的惡劣環境,僅僅依靠口罩微弱的防護,奇蹟的撐到療程結束沒有任何細菌感染,安然無恙出院,有機會進行後續的標靶治療。現在的我,唯有把握難得這輩子暇滿人身的機會,善用資糧去幫助需要幫助的眾生,盡自己能力去做善事,這才是我存活下來唯一的目的。

佛弟子 巫采禪 恭敬合十

2021年12月27日

本文連結:
癌末治療的逆轉奇蹟
https://www.vajrawoods.com/2021/12/27/癌末治療的逆轉奇蹟

以上文章為個人修行學佛、恭聞法音受用心得感想,不為正見法理依據,欲得一切正知正見佛法,請親自恭聞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開示之法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Facebook Comments Box

在〈癌末治療的逆轉奇蹟〉中有 1 則留言

  1. 感念素珠師姐慈悲善舉,牽緣佛法渡化有緣人;使巫小姐借道佛法,見證奇蹟,生命可貴。

    回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