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罪惡更可怕的是,對善良的譴責

比罪惡更可怕的是,對善良的譴責
802學習班 


經常有人問:世界為什麼越變越壞了。答案其實很簡單:我們沒有讓它變得更好。
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有些人就是更願意原諒,更願意寬容。你可以不認可,但不應該譴責。
每個人心裡良知的標尺都千差萬別,你覺得心安理得的懲罰,別人做了可能會自責。
罪惡的確很可怕,但比罪惡更可怕的是,我們都不允許別人善良了。
01
最近的新聞裡,滿布欺凌血腥,每天都是聲援、譴責、討伐。有人說,一個人的善良要有鋒芒。
也有人說,希望自己不要太善良。
我同意,保護好自己之前,不要談什麼對這個世界好。但是,如果有人選擇善良,我們不應該譴責,而是應該去保護他,不是嗎?

有一年冬天,北京下大雪,天氣特別冷。
我下班回家,在路邊看到一隻凍得瑟瑟發抖的小貓,我正想走上前去查看,一個小男孩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跑上去摸了摸小貓,衝著不遠處的媽媽著急地喊:「媽媽,它快凍死了。」
那個媽媽大喊了一聲:「別過去!」 
當時我心裡咯噔一下,看來這只小貓還得我帶回家。
可沒想到,這個媽媽快步走上前,從脖子上摘下一條厚厚圍巾,小心翼翼地抱起小貓說:「別直接抱,他可能會抓傷你。」
男孩一邊猛點頭,一邊問媽媽:「我們能養它嗎?」
媽媽溫柔地回答:「可能不行,奶奶怕貓。不過咱們先給它找個暖和的地方,再幫它找個好人家。」 
看到那一幕,我忍不住淚目,因為見過太多父母訓斥孩子的善良。
「街上那麼多流浪貓,你管得過來嗎?」
「人都養不活了,還養狗?」 
這種話,你大概也聽過。
父母可能永遠不會懂,孩子多麼容易失去最寶貴的善良。
你總跟孩子說,要做個好人。可他做好人的時候,你卻總是責怪他。這種混亂,誰能受得了。
我也特別擔心孩子受傷害,但無論我多想跟孩子說我希望你不善良,我都不敢說。
因為我打心眼裡希望他善良,更希望他能學會用成熟的方式守護這份善良。
02
有人說,人善總是被人欺。
的確,善良的人比別人生活得可能更困難一點。
可是,你不想想,這是為什麼。
除了社會沒有健全的好人保護制度,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們對善良的口誅筆伐。
朋友有難,你借了錢,他賴賬。
身邊的人不是譴責那個欠錢不還的所謂「朋友」,卻嘲笑你傻,誰讓你願意借他呢。
天冷路滑,老人摔倒,你好心把他扶了起來,他說是你把他撞傷的,想訛錢。身邊的人不再譴責受傷的老人是非不分,卻嘲笑你傻,誰讓你願意幫他呢。
公交車上,你好心好意地給老人讓了座,結果連句謝謝都沒有,還理直氣壯,好像本來就是你佔了他的地方。

這樣的世界,不可怕嗎?
03
我曾經和一個姑娘聊過天,她的家庭因為一個小三分崩離析,爸爸和小三組建了一個新的家庭。
她實在沒什麼理由原諒那個女人,可就是在成年後的某一天,同父異母的孩子找到她尋求幫助的時候,她竟然答應了。
她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跟她說,因為你是個善良的人。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誰都有理由痛恨人生。但也有些人會選擇原諒那些他們本來應該痛恨的人。或許是因為對生命有了更深刻的領悟,或許是開始明白,沒有誰真的能夠理解誰的處境和立場。
面對別人的錯誤和罪惡,你可以不原諒,甚至動用任何方法譴責、懲罰罪惡,但對於善良的人,真的就得過且過吧。
在這個有些涼薄的世界里,善良太寶貴了。
我們都應該好好守護它,而不是讓譴責變成壓倒善良
之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編者說
文章到這裡就結束了,但是我們不禁思考:為什麼我們都知道做人要善良,可是負面消息總是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呢?
因為通常人們內在的負面能量儲存得多,源於心靈飢渴,迫切需要填充。所以,就和外在負面的能量相應了。
就好比蒼蠅會渴望糞便和腐肉,哪怕鮮花就在他的面前。它也不屑一顧,這就是物以類聚。
當一件正面的事件發生以後,那些負能量多的人,並不能獲得喜悅。更有甚者會抨擊善良。而當一件負面的事件發生以後,內在負能量多的人,就特別相應,TA 便因此可以發洩——詛咒、謾罵、抱怨、悲觀。
殊不知,越發洩,負能量就會越多,負能量越多,就越想發洩。這就形成了惡性循環。
善惡就猶如兩類種子,給誰澆水,誰就生長變多。我們不要給惡的澆水,我們要給善的澆水。
對於別人的善心善行,我們不能加以鞭笞,這其實比作惡更加讓人難以接受。
要知道,尊重別人的善良,也是一種行善。
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你一個小小的善舉會給你帶來怎樣的好運。
願所有的善業善行都被溫柔以待!
以上文字,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一切正確知見,均以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為準。
轉載自: 微信 802學習班
https://mp.weixin.qq.com/s/V3XgRATnez8tteMbQ7em3g
本文連結: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