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牛啃了兩籠麥田 引發的是非禍端

由牛啃了兩籠麥田 引發的是非禍端
轉載文章:佛教新視野 


「人爭一口氣,樹活一張皮」千古流傳,好像不爭口氣就是沒骨氣的表現。其實,生活中是是非非,紛紛擾擾。我們絞盡腦汁辯論是非,大事小事非弄個曲直方圓,卻忽略了由此而引發的憤懣與禍端。
說起是非,也許只是一個不經意的小誤會。
說起是非,也許只是別人無心的小過患。
說起是非,也許只是一次搬弄口舌。
不在意,忍辱對待是非,它就會像風吹草動,雨打芭蕉一樣瞬間倏忽不見了;你在意,它就會像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勢。
說個故事,霧鳴山的一個小村莊,住有兩戶人家。一戶張巒,正當壯年,妻兒四五口人。一戶李源,年齡稍大,但妻子很厲害,外號「風咯色」(這是一種兩旁有多條腿的小昆蟲),意思是風格特別,不搭理人。
有一天,張巒剛起床,就聽門外有人罵街。他出門一看,是「風咯色」在跳腳罵。原來昨天下午張巒牽牛耕地,一不小心,讓牛啃了李源家的麥田,所以才有了清早這一出。張巒的老婆少不了抵擋兩句,但她哪是「風咯色」的對手,罵不過最後只好鑽到回屋裡不吭聲。
「風咯色」原本是沒理搶三分,得理不讓人,見張家的人不吭聲,見好就收唄。可她不一樣,從早晨罵到晚上才「鳴金收兵」。
在月高風黑之時,受了一天氣的張巒出門了。
第二天,李源上地,發現兩畝麥田全部翻在地下。


「風咯色」這下瞪了眼,轉臉把氣都發在李源身上,這會兒說是潑天的怒氣也不為過。
天不過剛擦黑,張巒出門溜圈,一手摸著腰。因為昨夜用力不勻,給李源家耕麥田時閃了一下。他才轉過李源家的牆角,聽得「嗨」的一聲,後腦勺一涼,就倒地下了。
李源拿著鋤頭,滿臉是血。一個平素連話也不多說的老實人,竟然殺了人。緣起只是牛啃了兩籠麥田。
有人說,這個故事也太過極端。但極端的開始,也許真是不經意間。
鄰裡間,朋友間,親人間,兄弟間,甚至夫妻間,天天都在是非中。當我們有一顆寬容的愛心,忍辱對待他人,一切如清風過耳,眼中皆是好風景。當我們抱有一顆傲慢之心,執著好勝時,那就夠瞧的了。
爭是論非,會讓夫妻不和。
爭是論非,會讓兄弟反目。
爭是論非,會讓朋友隔閡。
爭是論非,會讓鄰里疏離。
您說,那就是非混淆,顛倒黑白就好了?非也。
是非曲直自在人的心中,誰也不糊塗。這裡所說只是我們面對是非時:
要知化解之術,不要煽風點火;
要大智若愚,不要斤斤計較;
要忍辱涵養,不要興風布雨。
學佛修行之人不執著是非,因為是非障道。切不能以為自己不是佛教徒,就可以在是非中打滾,那會把自己置於泥淖中,麻煩不盡;甚至,在是非中因不能忍辱而引發禍端。
正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法哲言》第二則:「是非由或自論,凡事之非,莫可於執,著之抗言之鬥,自度非業加盛,終至入患,由是之道故面是非切勿掛懷。」
意思是:所有是非之本體都是不可執著的,它只能給人們帶來壞處,只會給人們帶來不幸和災難,因此,在我們面臨是非的時候切不可執著它。是非出現以後,讓別人自己去論理,他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不然的話,一糾纏在是非里,就會造成爭辯,就要爭辯誰真誰假,誰正誰負,也就要造成互相之間言語上的爭鬥。而且,往往互相都不服輸,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那麼到最後,耗費了許多時間和精力,誰是誰非仍然扯不清楚,事態愈演愈烈,相互間的感情也就愈來愈壞,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也愈來癒復雜,乃至於引起禍患,更嚴重者甚至於出現殘殺、死亡等等災難。所以,我們明白了是非是不可執著的這個道理以後,在遇到是非時,就不要掛在心中,這樣久而久之,是非自然會慢慢消失,因為其本體屬無常性,所以說面臨是非不掛於心,既有益於自己,又有益於他人。
我們遵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誡,依教奉行,放下執著,不糾結是非,忍辱愧行,生活肯定會更美好!
文/問心
轉載自:今日頭條
https://www.toutiao.com/i6515383728141763085/
本文連結: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