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難為情的事兒,我終於放下臉面下定了決心……

轉載:吉祥地
文:慈敏


摘要:  後記:身為一個修行人,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慚愧。特別是在恭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修行》這段時間里,我更加明白了生命的可貴,明白了什麼叫怖畏。我每當看到大街、集市上賣的那些魚鱉蝦蟹、飛禽走獸,恨不得全部買下來放
「桂花落,蟹肥香。」親朋們都知道我是「蟹粉」,似乎天生跟螃蟹有緣,特別愛吃它們。可自從學佛後,明白了「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回轉折中皆我父母」的道理,一切鮮活我都不再入口。

  我有個習慣,就是無論學什麼都比較專一。學佛後也是如此,恭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修行》告一段落,開始專門恭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極聖解脫大手印》,不長時間,有些段落我幾乎能背誦了。也許是巧合吧,考驗我的事情發生了,我遇到了一件為難的事情……
  前天,先生從外面帶回來幾只螃蟹,高興地對我說:「老婆,你看這是李總特意買了送給你和兒子們吃的。這蟹可肥了,一隻就有三、四兩呢,等會兒我蒸了給你們吃。」先生知道我開始學佛了,一邊說一邊刻意避開我的目光。
  我板著臉說道:「嗯,今生我吃它,來世它吃我,一報還一報。」先生著急地說:「你別這樣,本來李總給了一箱,我沒全拿回來,分了點給別人,只拿了六隻回來。我知道你學佛,可是少吃點沒事的。我看那麼多人吃了也沒事嘛。」
  先生試圖說服我,我說:「是呀,現在是沒事呀,若干年後,如果你足夠長命又或者它們會說話,說不定就會告訴你,它們姓甚名誰,為什麼會變成螃蟹。我可不想來世遇見你的時候,你也是一隻螃蟹。到時候那麼多螃蟹我也分不清誰是誰了。」先生聽了我的話,給了我一個哀怨的眼神,放棄了蒸螃蟹吃的想法。無奈地說:「你不吃算了,這麼大個,扔了可惜。要不,送給鄰居吧。」剛好小兒子從鄰居家串門回來,拿回來一顆糖。我隨手就把螃蟹給了鄰居,鄰居還贊嘆道:「這麼大呀,謝謝啊!」


  吃完飯,回想著剛剛與先生的對話,心裡一驚。我沒有吃那些螃蟹,卻把它們送給了鄰居,我是沒有吃它們,可是鄰居吃了它們,螃蟹終是因我失去了生命,「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難道不也是我造的惡業嗎?正坐在沙發上疊衣服的我頓時如坐針氈,越想越難受,說:「不行,我去把螃蟹要回來。」先生攔住我,說:「老婆,你怎麼這樣,送出去的東西,還往回要,你自己不吃還不讓別人吃嗎?你這是什麼行為?」其實,不用先生說,我也覺得挺難為情。可是,這些螃蟹是我往昔的父母啊,怎可顧忌自己的臉面而眼睜睜看著它們下油鍋?我橫下心來,著急地說:「你不知道吧,這也是殺生的行為。讓開,等會兒回來,我倆再聊。我現在要去把螃蟹要回來。」先生緊緊拉著我的手說:「你這人學佛真是一點面子都不要了?我平時叫你一起出去應酬,吃個雞煲,一見雞要被殺死你就不吃了,還讓人把雞放了;人家鴿子自己跑進了售樓處,小伙子想要養起來,你害怕人家殺了燉成鴿子湯,死皮賴臉地等在那兒把鴿子放掉了;我買回來的河蝦,你趁我不在家就偷偷倒到河裡去了還跟我說全吃光了;現在我都不往家裡買活物了,基本都是死的海鮮了,你不吃就算了,兩個兒子也不怎麼吃了。你現在還要去把螃蟹要回來,那你以後怎麼見隔壁的伯伯嬤嬤,你一點面子也不要啦?!」我非常堅決地說:「面子重要還是命重要?我是去救命,是我送過去的,我去要,你別擔心。伯伯嬤嬤都是明事理的人,我不會讓這件事影響你面子的!」
  最後,我還是到鄰居家要回了螃蟹,並與鄰居嬤嬤第二天一起去放了生,看到這些螃蟹重新獲得生存的自由,我心裡真的很高興,但也有幾絲後怕。如果我當時沒想起要回來,那些螃蟹就成了別人「盤中餐」,可見修行應落實在自己的每一個當下。
  學佛以前我每每回娘家,母親總會做上一桌我平日喜歡吃的家禽河鮮。今天,我回家後母親又早早備好了一桌子我愛吃的。母親見我不吃,問我是不是不對胃口。兒子搶答:「外婆,我媽媽學佛了,不吃活的東西了。」母親勸慰道:「少吃點,沒事的。」先生也在一旁助勸:「少吃點,媽都做了,不吃,難道扔了?」
  看著母親、丈夫懇求的眼神,猛然間憶起佛陀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極聖解脫大手印》中的一段話:「我的父母為了我們辛苦勞累病痛,無私付出,他們的心思精力全是為我耗盡的,應該說直至為我活活累死,由於他們的業力傷生害命等的因果之報,使無始劫的父母一直在六道輪回中經歷種種急劇痛苦,他們由於為了我而造下諸多罪業······」
  想到這裡,我耐著性子仔細地給他們講佛陀這段法語的意思。講完了之後,我問母親和丈夫:「現在你還認為少吃點沒事嗎?且不說你現在吃的也許就是你往昔之中的家人或親眷,就是父母為我們殺生害命這個罪業我們都承擔不起,更別說吃它們了。我不敢,希望你們也明白這個道理。」
  母親和丈夫靜靜地聽著,若有所悟……從此以後我回家,母親再也不拿家禽河鮮「招待」我了……
  後記:身為一個修行人,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慚愧。特別是在恭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修行》這段時間裡,我更加明白了生命的可貴,明白了什麼叫怖畏。我每當看到大街、集市上賣的那些魚鱉蝦蟹、飛禽走獸,恨不得全部買下來放生;更不敢因自己的私利而損害他人利益……
作者:慈敏
轉載自:吉祥地
http://www.jxd0.com/portal.php?mod=view&aid=300
本文連結: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