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解釋的拍打加持-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會」

無法解釋的拍打加持-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會

至誠頂禮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至誠頂禮南無 阿彌陀佛
至誠頂禮南無 觀世音菩薩
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感恩 南無觀世音菩薩及諸佛菩薩的加持我能參加這一次2017年11月26日在泰國曼谷舉行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會」。
這次法會我是報名義工, 護法組組長安排我擔任護法義工在會場入口接待引導貴賓入席,及放生路線引導,結果法會開始前組長叫我和另一師姐下場参加法會,當時也没多想就下場, 法會開始前司儀指導大眾當加持開始時要 膝蓋微蹲 ,雙手平舉, 挺胸腳與肩同寬,松杰仁波切及 法師帶領大眾開始唱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觀世音菩薩 佛號,六字大明咒後,主法師唸誦祈請文後 ,主法師提示大眾要遵照佛菩薩的旨意作,不要違抗否則得不到加持, 業障沒辦法消 , 我擔心得不到加持,所以我全程都放下我執、聽話照做 。
當主法師 桑益西第八世松杰仁波切喊加持開始,我沒多久就前後左右來回走動,好像踩著一種步伐非常有節奏感的前進,這樣踩著步伐一段時間,聽到有師姐悲傷的哭,一直喊觀音菩薩 救救眾生吧!這個時候我就變成加快腳步 ,原地小跑步一直跑很快很快,好像急著要趕到哪裡去,後來雙手下垂兩手一直自己拍打手掌,打很久打到手掌很痛還是一直用力打,(法會後一看两手手掌都淤青),又繼續走碰到一位師姐,我一手抓她肩膀,一手用手掌很用力拍打他背部,持續打好幾下,我知道我不由自主的打她,打的非常用力,我嘴巴一直喊著「I can not stop !(我不能停) 」我知道打很大力  頭扒在她肩膀說了「Iam sorry , I am sorry !(我很抱歉)」又繼續打,之後停下動作走開,又聽到別的師姐喊觀音菩薩救救眾生,我又繞回去從她後面勾住脖子,因為我是一直閉眼,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事後師姐說還是她,  我嘴巴喊「Again ?  More?  (還要再一次嗎?)」又用力拍了幾下,最後手握拳頭使盡全身的力量槌下去拍下去,這樣槌拍這位師姐好幾次才結束,之後嘴巴一直講一些英文,又哼著好幾種旋律,(好像有凱旋歌,當我們同在一起,及好像是閩南歌謠旋律),一直拍手邊喊加油喊非常久,又唱歌劇女高音,之後雙手下垂拍打大腿外側。
後來就地自我旋轉,感覺有光柱照下來,旋轉一段時間,轉到頭很暈,踼到坐著的師姐才停下,接著雙手上舉,雙手托著很大蓮花上面坐著觀音菩薩非常莊嚴,我一直極力想看清觀音菩薩的容貌時,這時主法師喊停結束修法。
法會結束後我就引導大眾到旅館旁空地去放生鳥類,隔天我們搭乘遊覽車到距離曼谷 一到兩個小時車程的寺廟去放生魚類,整個法會圓满成功。
我曾参加過两場松杰仁波切在台灣主法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會」,每次都感應很強,但這次在泰國的「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會」的加持力對於我來說更是強烈,法會後回想,在法會中我做了很多言語動作,拍打自己,也拍打與會的其他師姐,這些力量是我遵照佛菩薩的旨意而作,閉眼時不由自主所做,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佛菩薩竟然藉由我的手槌拍加持了法會的信眾,法會後我尋找到哪位師姐,我跟她無冤無仇,為什麼加持法會進行中,我拍打了幾位師姐,但是對她的槌打動作特別大,我無法解釋,只能真誠的跟她道歉,希望她得到的是佛菩薩的加持而不是被我槌打的疼痛,整個法會的過程,言語難以形容,無法解釋,對我而言真是很震憾!
 以上是個人的回憶記錄,也許前後顺序有出入,但這是這次我參加泰國「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會」感受到佛法真實不虛的力量在我身上的體現,藉此文與大眾分享,感恩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為我以及與會大眾加持。
最後祈願大眾能夠多多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如實的聞聽法音,建立正知正見後,付之實踐 ,讓正法得以宏開,大眾都能如實修行,共成佛道。
                  
 慚愧佛弟子   王秀梅  合十
本文連結:
以上文章為個人修行學佛、恭聞法音受用心得感想,不為正見法理依據,欲得一切正知正見佛法,請親自恭聞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開示之法音。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