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講堂邁入佛堂,治癒了我的抑鬱病

走下講堂邁入佛堂,治癒了我的抑鬱病
文:仇紅梅


和大多數人一樣,我也期望人生的完美無缺,所以總是竭盡所能地把工作生活做到極致。但工作的順暢和圓滿並未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心靈滿足,再加上生活的不盡人意,致使性格內斂而又任性的我在人生旅途中陷入迷惘。終於,過度的思慮竟不知不覺地讓我患了「抑鬱病」,不得己於2010年謝幕三尺講壇,離職就醫,靜心療養。
哪裡能安得下心?!儘管捧著自認為很寶貴的書,但再也找不到當年漫卷詩書喜欲狂的感覺了。然而,一旦放下書本,清閒無為中更顯無所適從,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了。就這樣混混沌沌、行屍走肉般休養了兩年便趕忙去單位報到要求上崗了。領導很關心地對我說:「養好身體再來上班吧,再歇段時間吧!」於是我又回來了。哎,其實我哪有什麼身疾!此後,終於在偶然間找到了唯一還能讓我感到些許慰籍的事:幾個朋友喜歡吃我做的極簡單的素食。於是我就常去買菜做飯與朋友共餐。
2O14年,在當地幾位同學的操持下,我們建立了一個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聞法點。我自覺擔當了買菜做飯的義務,每每看到大家的吃勁,由衷地心生歡喜。有時我也捧起佛書閱讀,並在閒暇之余分享心得。由於同修大都心地善良、正直,漸漸地,與他們長期的相處中,我感覺特別輕鬆,根本沒有俗世的貪瞋、嫉妒及勢利等,同時,經幾次認真聞法,我也被佛法的殊勝和偉大深深吸引。
身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深知「學以致用」的道理。我把學來的修行方法一點點地運用到日常生活中,有些要求雖然當初很難做到,但一想到學佛能讓人幸福,我就強迫自己做!
曾經一個同門堂哥借住我的房子一年,房租分文不給,臨走時還把我用半生心血換來的家俱、用品洗劫一空。之後,小姑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搬進我家住了大半年,待我回家時小姑不但不感激,不付房費,還惡言相罵向我討要幾百元收整房子的錢,連父親也出面責難我……我想不通,心疼失去的財物,甚至還瞋恨他們。但一想到因果的道理,我就告訴自己,這都是過去世我對他們不好才招來的果報,怎麼能責怪她們呢?我應該依然和她們相好才是。很快,心裡慢慢地就坦然了。


從此,生活中的許多煩惱我就這樣應用佛教的道理來回光返照。

更讓我欣喜的是,金秋十月,我在同學的提議下順利通過聞法上師考試,從此我可以如法的為同修們播放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了。這讓我感到無比的榮幸!
現在,我開始力爭多做佛事:為同學操持佛堂用品,為不識字的同學讀公告,對遇到困惑的同學會提議他恭聞相應的哪一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總之,隨處隨地感覺都是佛事。我已經有兩三年的時間忘記去醫院復查了,反而覺得心情愈來愈開朗,喜悅感和幸福感常常縈繞著我。我已經不再迷惘!更不會抑鬱,因為我已經明白了自己活著的目標和意義!
( 文/仇紅梅)
轉載自 今日頭條
本文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