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種情況下,沈默才是金?

轉載文章:佛教新視野 


我曾經把「沈默是金」作為自己的人生格言之一,生活中也常把 「笑罵由人,灑脫做人」式的「沈默是金」作為自己處事的方法。歷經世事,回光返照後,我發現有時候「沈默的確是金」,有時候「沈默卻是心靈的毒藥」。於是,我對這句話產生了新的思索,這個流傳千古的名言是否就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但我一直沒有找到真正的答案。
直至有一天,我恭聞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法音里羌佛對什麼才是正知正見的忍辱,做出最為精准、精辟的開示,我豁然開朗,如同醍醐灌頂。
舉一反三,我領悟到「沈默是金」涵義是:當某人或某事損傷自我的利益,或引起我執纏繞時,我們應大悲忍辱,不予計執,「沈默是金」;當某人或某事因其不正行為、知見偏邪損害眾生利益時,我們不能「沈默是金」,更應挺身而出,弘揚正法,弘揚正見,保護眾生利益。當我把這個道理跟現實生活結合在一起去實踐時,發現以前很糾結的問題頓然冰消雪遁。
有一次,我逛花鳥市場,發現一個商戶在賣小烏龜。它們的樣子小小的,很可愛,我就想買一隻回來養,但我不能確定這些小烏龜是否健康,我是否能成功養活它們。在我猶豫的時候,老闆娘問,你底買不買?我拿不定主意,於是向老闆娘請教,這些小烏龜買回去能不能養活,會不會死啊?當時,老闆娘很不耐煩回答,人還都要死的呢!這句話就等於說,你最後還要死呢,那你還要不要活啊?

當時擺在我面前的有三個選擇:一、跟她理論一番,甚至吵上一架;第二沈默是金,一言不發走掉;第三,跟她講明一個道理,互不傷害,甚至最後對她有所助益。
我想到自己是修行人,必須要忍辱,所以不能跟她針鋒相對,因此就笑了笑。但轉念一想,我一言不發走掉,實際對彼此助益不大,只是避免了爭吵而已。她說的話,如果換給其他人聽,或許會引起衝突。作為商人,她以後可能還會遇到此類問題,她給的這個答案卻是「毒藥」,所以我不能再「沈默」。
於是我說,我問這個問題,說明我有買小烏龜的想法,而我猶豫的焦點是我可能不會養,怕小烏龜死。這是矛盾點,我更希望你告訴一個解決的方案。如果你對我說,這種龜是草龜,生命力強。雖然養不好可能也會死,但目前看來死的很少很少。你買回後,注意餵食,及時換水,多曬曬太陽等等,它會長得很好。因此,如果你對我講這些話,我可能就買了!老闆娘一聽,覺得很有道理,似乎明白了一些,也很高興。
其實,我可以選擇「沈默是金」,也可以選擇「推心置腹」。可最後,我拋棄了「沈默」,選擇真誠的交流。那一刻,我深刻體會面對問題要區別對待,「沈默是金」需看場合。
其實在生活中,我們也會經常遇到類似場景。比如,某位「虔誠熱心」的學佛居士拼命向別人 「販賣」自己都不了義、拾人牙慧的「邪見」,污染別人慧命了還不自知。這時,我們不能「沈默是金」,而應該持以正見對他/她進行教化,「燃正法炬,滅邪見幢」,使其回歸正道。
我的一位合作夥伴,也是我的一位大哥T總,他也信佛,但是知見時有偏差。
有一次,他給我講:「眾生是由佛陀退化而來,退下來的原因是無明煩惱生起。」當時我一聽就明白這是誤導眾生,甚至在誹謗佛陀。我理直氣壯地跟他講:「既然成了佛陀,怎麼可能會有無明煩惱呢?有煩惱就不是佛陀。而且成佛了就不會再退轉了!哪位佛陀會退化成眾生?一個也沒有!」雖然,在世間法上他能幫助我,但在出世法的知見上,我不能「沈默是金」,不能用沈默來換取他的好感。後來,他因為我的開導,拋棄了之前的邪惡知見。
因此,「沈默是金」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偽命題」,是不究竟的,它不是真理。當我們面對現實對境時,應該打破「沈默是金」的怪圈,取而代之的是持以正知正見去善巧處理問題。真正深入法義,掌握真理,就能正確應對生活中的起伏跌宕和世事變幻,明確自己的人生方向和奮鬥目標。
/東山
轉載自 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文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