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是衝破命運枷鎖的原動力

苦難是衝破命運枷鎖的原動力
轉載: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文:敏慈

小時候家裡窮,姊妹多,因此父母也就特別的辛苦。別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家則須披星戴月、日夜勞作。一年到頭都是天未亮,夏夜的月亮還掛在天上,父母就出去乾活了。晚上星星都像蘆葦蕩里的螢火蟲一樣密集了,父母才不捨的往家趕。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和妹妹也早早地加入了勞動者的隊伍。我七歲開始煮飯、下地。從小斷指的我學會了左手插秧。田間拔水草,抓到蛇、泥鰍或黃鱔那是常事。螞蝗也被我不知道打死了多少。
我最怕收割稻子,因為手常被鋒利的鐮刀割得鮮血淋淋。母親見此也只是隨便幫我處理一下,就讓我繼續割。 雙搶的時節,家裡分外地忙。(雙搶就是要搶在立秋前插下下一季的水稻秧苗)我和妹妹十一、二歲開始扛稻包子(蛇皮袋裝的稻子)、化肥,有時累得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記得有一次跟妹妹兩人抬一袋化肥去田間,田埂很窄,赤腳走在上面很容易打滑。我倆連著整袋的化肥栽倒在水溝裡,慌亂中趕緊爬起來拉化肥袋子,可是濕了水的化肥怎麼拉也拉不動。情緒爆發的我使勁地拉扯著化肥袋子,號啕大哭:「為什麼我的命這麼苦?!為什麼我就不能像同齡人一樣痛痛快快地玩?為什麼我到哪兒都得帶著弟弟妹妹們?為什麼?為什麼…」哭了好久,彷彿要把胸腔里的苦悶全部都哭出來一樣。


過了好久,妹妹才膽怯地拉拉我,「姐,你別哭了,媽說了,我們命不好所以要生在這樣的人家。」
「命?我不信!我一定要改命,這樣的命我不要,太苦了!」我咬咬牙,心裡暗暗地同自己較勁。
因為生活太苦,所以我期盼從讀書中尋找一條出路。
每天,我天不亮就起床讀書,全校第一的名號絕對不會讓它落到別人手上。好不容易寒窗九載,終於考了一所好的高中,終於有了擺脫苦命的希望了。
然而,老天好像故意要給我一點磨礪似的,彷彿我吃的苦還不夠——剛上了半個學期的高中,1999年的那場特大洪水沖毀了我的家園和親人,也沖毀了我的夢想,沖毀了我的鬥志。
我終於向命運妥協了!原來我抗爭不過命運!我服軟了!我開始了打工生涯!
可即便如此,命運還是沒放過我:媽媽腰癱了。
爸爸一個人拖著弟弟妹妹們……
看來,只有找個好人、有錢人把自己給嫁了!於是,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人生。
先生算是性格好的,可是婆婆和大姑子處處刁難,真讓人鬱悶。2016年5月,公公被查出患胰腺癌,已到晚期。公公是這個家中最公正的人,看著他日漸消瘦、漸漸地走向死亡,我們什麼也做不了,感覺好無助!除了口頭念幾句阿彌陀佛、佛祖保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減輕他的痛苦。病後十八天他就撒手人寰了。
公公的過世恍如大廈傾倒,又再度逼著我思考那個迷惑了數十年未解的迷題:命運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誰在掌控?為什麼不放過我呢?我的人生難道就只有這樣了嗎?就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嗎?
公公去世一個月後,我跟朋友去了寺廟,想找找有沒有可以讓自己改命的方法。皇天不負有心人,6月的一天,我終於遇見了不是念幾句阿彌陀佛就能把我打發的佛法,而是真正的如來正法!接觸了一段時間後,我終於知道,原來我的命是可以改的!
往事不堪回首。
一日妹妹問我:「 姐,你還記得你小時候的一句口頭禪嗎?」
我疑惑,「什麼?」
「早死早投胎呀!那時候你太瘦了,扛不動稻包子,可是你又孝順。媽媽腰不好,爸爸一個人扛,你又不忍心。你一邊扛,一邊哭,嘴裡念著早死早投胎。爸爸媽媽不知道。我在你後面,我聽見了,你經常說,經常念……」
我淡然一笑,因為我已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頂聖如來教導的因果法理中看到了我的苦因,也認識到了人生本來就是苦的。生老病死、愛恨別離、求之不得,五蘊炙盛,任何人都難以擺脫這人生的「八苦」。苦難是財富,更是衝破命運枷鎖的原動力。
我從「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佛陀教言中找到了改變命運的方法了。我感恩兒時的苦難,感恩婆婆和大姑子的百般刁難。沒有他們,我如何遇上如此珍貴的佛法呢?!我要好好把握今生,放下我的埋怨,放下我的嗔恨,放下我的自私,努力去依教奉行。這樣,我的命運一定可以改變!
「 十方諸佛所教三界六道眾生的一切法,均是為了讓眾生學會解開輪回結放脫自己的生,解開輪回結放開自己的死…… 」這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在《解脫大手印》中的無上教導。是的,結是自己打的,也得自己親手解。跟父母、婆婆、大姑子、先生、兒子們的那些怨結 ,對那些有意無意被我傷害、殺死的動物們的冤債,我要深刻懺悔!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必須踐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脫大手印》中的修行法,通過建立實相功德來懺悔自己的業障,還清他們所有的債障。我相信,通過我的努力,一定會改善與婆婆、大姑子的關係。
真心祈願諸佛菩薩加持那些跟我一樣迷茫、痛苦的人能早日得遇如來正法,明信因果,三業相應,共聚於佛土。
看我的行動吧!
敏慈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文連結: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