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陳恆寶生一伙睜眼說瞎話的拙劣伎倆 ——回復【 一個迷茫的佛弟子的疑惑】

淺談陳恆寶生一伙睜眼說瞎話的拙劣伎倆
——回復【 一個迷茫的佛弟子的疑惑】
來源:原創                    作者:久美多傑


        陳恆寶生及其死黨已經明目張膽地打起了「恆生邪教」的招牌,儘管只剩下一小撮,但其頑固程度絲毫未減,對抗釋迦佛陀經教的惡行愈演愈烈。可憐的是,陳恆寶生一伙畢竟是一群烏合之眾,不僅聖者的智慧毫不沾邊,而且普通凡夫俗子的世間做人本分也不具備。陳恆寶生一伙執行的是波旬魔王的指令,對抗的是釋迦牟尼佛佛教,也就是十方諸佛的佛教,其用心險惡,伎倆卻低劣、笨拙到了令人笑掉大牙的地步。不是嗎?
     首先,說說五明聖量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世以來,展現了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的聖跡佛格,這些展現不是自己說的,也不是別人有意吹捧的,而是當眾展現的。且看幾例:
羌佛從虛空降下甘露直入鉢中,是當眾進行的!
羌佛預言百萬飛鳥等一會兒到場,是當眾讓大家親眼看到的!
羌佛預言百萬黃蜂到場而且無一傷人,是眾人所見實況!
羌佛讓無情物說變就變,是讓大家現場親見!
羌佛把阿彌陀佛接走的人留下來,讓死人復生,是大家親眼所見!
羌佛把空中的霧拿到韻雕作品中而不流散,創造出複製不了的作品,是在國際藝術館公開展覽!
羌佛曾當天寫成預言一千七百多里所發生一切事情的全部經過,是眾人經歷,分毫不差!
等等,像這樣的實例舉不勝舉!
     面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鐵證如山的聖跡佛格,假若陳恆寶生一伙一直默不作聲,即使連「一明」也展現不出來,也算有點普通凡夫俗子的自知之明。或者,一直裝聾作啞,裝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榆木相」,也算會耍點妖魔的「愚頑伎倆」。然而,陳恆寶生一伙不僅沒有普通凡夫俗子的自知之明,而且連愚頑的「榆木相」都不肯裝,竟然信口雌黃地惡語質問:「要五明有什麼用?」,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但凡是學佛多年的佛弟子,哪怕佛教知識掌握得再少,也該知道「菩薩從五明中得」啊!「五明」是佛菩薩自性慧之顯,是佛菩薩聖者自然具備的。不具五明者就不是佛菩薩,這是釋迦佛陀於佛經中所定,也是佛教的基礎知識。而陳恆寶生一伙竟然說出「要五明有什麼用?」的混話,真是愚痴到家了,愚痴到大白天說夢話的地步。這只能說明陳恆寶生一伙儘管其妖魔本性十分頑固,但其手段卻愚笨、拙劣到了極點,是一群笨到家的小妖小魔。
  其次、說說陳恆寶生一伙無中生有,捏造事實的拙劣伎倆
1、關於體魄問題。
        如果說陳恆寶生一伙過去叛經離教是暗地裡操作,那麼自今年五、六月開始,則明目張膽地編造事實誹謗佛陀,竟然說,佛陀「到法國古堡,體弱到坐輪椅,連20斤的箱子都提不動……」。不巧的是,誹謗之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當眾毫不費力地單臂舉起110斤重的金剛杵,連舉七次,每次舉過頭頂,謠言不攻自破。
        而你陳恆寶生是凡夫結構自然沒有慈忍力,舉不起110斤重的金剛杵。退一步說,假如你有凡夫俗子的健壯體魄,也該舉起80斤的物體當眾演示一番,這樣至少還能為自己輓回點面子。只可惜陳恆寶生不僅沒有聖者的結構,而且也沒有健壯凡夫俗子的體魄,是個地地道道的邪惡虛弱凡夫。陳恆寶生面對佛弟子們提出的「單臂舉起80斤的金剛杵過肩」的要求,至今不敢面對,無奈只能當個縮頭烏龜,真是窘到了極點!
     2、關於頭髮問題。
      2014年, 深圳佛弟子婁秀青在聖格講堂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時,當面問過佛陀:「有人說,佛陀的頭髮是假的?」佛陀讓婁秀青親自扯拉頭髮,結果,婁秀青因怕造不恭之業,沒敢親自去拉。佛陀見婁秀青堅決不肯動手,便讓婁秀青靠近佛陀,佛陀親自用手使勁扯拉自己的頭髮,前後左右使勁扯拉,把發根都扯拉的很高。如果佛陀戴的是假髮,不要說用力拉扯,就是稍稍用力就會錯位。
        早在2007年發行的《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寶典》記錄了這樣兩件事:第一件事,有幾次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理髮,是由佛弟子宣慧恭送羌佛到理髮店,每次宣慧都把佛陀的頭髮收集起來,結果收集的頭髮里生長出三顆圓潤的紅色舍利。第二件事,陳淑惠供奉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頭髮,無緣無故長了五、六倍。佛弟子宣慧、陳淑惠二人的發誓,可不是為了證明佛陀頭髮的真假而發的。(詳見[發舍利] http://www.jxd0.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042&_dsign=35848e51).
     關於這段記錄和發誓,白紙黑字、清清楚楚,陳妖一伙明明知道這是不爭的事實,卻編造謊言,說什麼「佛陀的頭髮是假的」,真是睜眼說瞎話,惡毒、愚痴、拙劣到了極點!
        相反,再看看陳恆寶生,堂堂一個以「大菩薩、大活佛」自居的「大寶上師」,62歲了還留著個阿飛頭,丟人現眼還不覺,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3、 關於供養問題。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發願終生不收供養。佛陀是這樣說的,更是這樣做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度生以來,拒收巨款的鐵證實例很多,這是不爭的事實。(詳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的部分證明]http://www.jxd0.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219&extra=page%3D1&_dsign=38e26c7b;)然而,陳恆寶生一伙卻無中生有捏造事實,說什麼「佛陀小額不收,只收大額款項」、「要憑XX收據才能拜見得到。」謠言一出口,佛弟子們便紛紛出來作證,有出具拒收證明的,有聯名簽字的,而且都發下了重誓!
(詳見:[多人親身經歷見證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打破陳寶生集團邪惡誹謗][http://www.jxd0.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218&_dsign=8ed70202,[揭穿陳寶生集團造謠說買畫收據才能見佛之謊言!http://www.jxd0.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903&extra=page%3D3&_dsign=7dad9a2e)
    總之,這些證詞、證據,再一次證明瞭佛陀的偉大、無私、聖潔。
    相反,陳恆寶生對詐騙眾生巨款的事實,遭到了受騙弟子們的控告和警方的追捕;對眾人提出的陳恆寶生一伙私自侵吞汶川大地震的200多萬元賑災款項的質問,至今不敢面對;對詐騙衍慧法師及其弟子1500多萬元,致使衍慧法師含恨而逝的事實,陳恆寶生也一直回避。面對眾人的質問,陳恆寶生再一次當起了縮頭烏龜不敢露面。真是惡毒、卑劣、尷尬、丟人到了極點!
      4、關於藝術畫品的價格。
        陳恆寶生一伙為了詆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別有用心地質問:「佛陀的畫為什麼那麼貴?」。對於這個問題,拉珍聖德在《陳恆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誹謗佛法僧五戒全犯,五逆惡罪非釋種子》一文中做了非常實在而有力的回答:「價格是市場產生的。你問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為什麼那麼貴?那你要不要問李可染的畫為什麼那麼貴?崔如琢的畫為什麼那麼貴?黃永玉的畫為什麼那麼貴?……誰規定的那麼貴?這就是藝術市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為什麼貴?因為畫好,畫太好!」,「羌佛的畫實在精妙絕倫,僅就《龍鯉鬧蓮池》這一幅畫,任何人,連複製都複製不了!……」。
        不能複製是什麼概念?是登峰造極的概念!是絕世珍寶!登峰造極的絕世珍寶應該是什麼價?應該是天價!應該是無法估量的價格!!!
        相反,陳恆寶生對拉珍聖德提出的:你陳恆寶生或者你能找一個你們認為了不起的藝術家也算,現場按照《龍鯉鬧蓮池》臨摹複製,給你半年時間,如果能臨摹複製出一張一模一樣的來,願以三千萬美金購買!還有,索朗仁欽提出,你陳恆寶生能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石橫嬌」的百分之一能照著雕下來嗎?才百分之一而已啊!對此,我料定,陳恆寶生還會裝聾作啞沒看見,再次當個縮頭烏龜罷了。亦或,再編一套歪理邪說予以搪塞,橫竪不敢正面面對!
      5、關於通緝令。
    「國際刑警組織」於2008年10月的第七十二屆「國際刑警組織文件控制委員會」大會上,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定結論是:無罪。國際刑警正式宣佈撤除「義雲高」《通緝令》及整個案件,並正式下文告知全世界各成員國不准留置「義雲高」,國際刑警還專門致函第三世多杰羌佛陳述了經過。並且至今為止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未有過任何違法犯罪言行,也沒有任何法院或司法機構對他做出任何「有罪裁決」。而陳恆寶生一伙卻拿著一張某地方公安的「通緝令」,來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而這份「通緝令」的案件當事人(受害者)劉百行、劉娟親自公開聲明並作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與此案根本沒任何關係,(詳見http://www.jxd0.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366&page=1&extra=&_dsign=de3392d8),「通緝令」根本不能成為證明有罪的要素。很明顯,陳恆寶生一伙拿出「通緝令」說事又是在「睜眼說瞎話」,其手段是多麼惡毒而笨拙啊!
     相反,洪鐵生、王嘉蓉用血淚控訴陳恆寶生的殘暴,並要和你當面發誓對質,現在洪鐵生、王嘉容還有眾多的受害人已經報案了,中國、香港、美國都在追捕陳恆寶生,對此,陳恆寶生即不敢當面對質,更不敢出面去跟警察公安「說清楚」,只能「乖乖」的躲在泰國、法國,又一次當了縮頭烏龜!
其三,再說說引經據典談佛經理論
陳恆寶生一伙為了達到齷齪的目的,面對眾人的呼聲,企圖賣弄點墨水「引經據典」予以對抗,結果每每露一點頭,就被聖德、大德、善德們輕而易舉駁斥得體無完膚。先是金釦一段聖德釋證達法師,後是拉珍聖德,還有香格瓊哇(魁智法師),以及宗正、慈心波、索朗仁欽等等,這些聖德、大德、善德們才是真正通曉經教的「內行」,他們之所以引用佛經原文,有針對性地對陳恆寶生一伙歪曲佛教經義的惡行予以駁斥,是擔心陳恆寶生一伙亂解經義的歪理邪說誤導眾生。而在平日里,極少聽到他們引經據典,大家看到的是,這些聖德、大德們謙卑、虔誠地帶領佛弟子們恭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帶領大家共修學習。
    再看看陳恆寶生,參加經律論考試,100分的考題只得18.5分,其中47道題沒有答出一句話,這麼低爛、丟人的水平,竟然不知羞恥地指使愚笨弟子出來賣弄所謂的「佛經理論」,這些歪理邪說怎經得起聖德、大德、善德們有根有據的輕輕一駁?
     我自知是個凡夫俗子,對佛教經論懂得太少,只有老老實實學習的份,不用說在眾人面前不敢賣弄,就是在家人面前也得老老實實承認自己的淺薄。不像陳恆寶生一伙沒有半點自知之明,明明不通經教,卻偏偏裝模作樣的「引經據典」顯擺一番,其結果必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此行徑,實在是笨拙、愚痴至極!
      唉!就寫到這裡吧,陳恆寶生一伙欺騙、壓榨、奴役眾生的醜惡事實和鐵證太多了,肆意曲解經義的歪理邪說太多了,編造謊言、歪曲事實、惡意誹謗,睜眼說瞎話的實例太多了,我實在沒有能力一一都寫出來。總之,假的就是假的,謠言就是謠言,哪裡能經得起事實真相的檢驗?!既使陳恆寶生一伙再狡辯,誹謗的手段再惡毒,在鐵證如山的事實面前也必然顯得荒唐而拙劣至極。
      陳恆寶生一伙為什麼明明知道手段拙劣也要為之?因為陳恆寶生一伙是以滿足自己的邪惡私慾為最高原則來取捨一切。為了達到自私齷齪的需求,只要是贊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偉大、無私、純潔的,無論有多少人當場見證,無論證據多麼確鑿,多麼鐵證如山,一概都要否認、誹謗,或視而不見,置若罔聞。相反,只要是對陳恆寶生不利的,不管陳妖做的事情多麼的令人不恥,多麼丟人顯眼,統統都要贊成;對陳恆寶生欺騙、壓榨、奴役眾生的事實,無論有多少證人、證據,無論眾生提出多少質問,哪怕有司法機構鐵板釘釘的判定,也要歪曲事實,或避而不談。陳恆寶生一伙的種種齷蹉行為,無疑是在明目張膽、赤裸裸地向世人宣告:我陳恆寶生及其死黨,就是要跟佛陀對著乾,就是要把殘害眾生當做本分,因為我陳恆寶生及其死黨就是要執行波旬魔王的指令。
      等著吧! 陳恆寶生一伙等到的必然是因果律的制裁!在這裡,我還是要勸你們,趕快收手,改惡向善吧!只有這樣,才能減輕你們闡提的罪業,減輕你們飽受萬劫不復地獄之苦的惡報!
不合格的佛弟子 久美多傑(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會員)
2017年8月3日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