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表相蒙蔽了雙眼

不要讓表相蒙蔽了雙眼


最近,當我們紛紛看到一些師兄師姐的控訴的時候,才意識到我們原來都是被邪師的表相所迷惑了。曾經好多師兄師姐,誤以為他很謙虛,他很慈悲,當發現真相之後,我們很震驚,原來這些表面都是在欺騙我們的雙眼。我也去見陳寶生很多次,也是被蒙蔽的其中一員,因為他在我們面前偽裝的很好,如果不去仔細的用法音和公告來對照,是不會感覺到有問題的。

隨著聞法時間的增多,心中對陳寶生也有一些疑惑:

1、佛陀在法音中有講到過三星日月輪以下的上師是沒有資格講開示的,是會出錯的。但是我們每次去香港或者台灣時,陳接見我們老同學,都是由大家舉手提問,他來解答。很多同學提問道,弟子有什麼什麼問題,請大寶金剛上師開示,明明不具備開示的資格,可是弟子們這樣提問從未得到糾正。

2、對於「大寶金剛上師」這個稱呼,是我們在皈依時被訓練這麼叫,一直沿用直到今年年初才糾正為「大寶上師」,記得佛陀法音里也講到過金剛上師的條件,聽完法音心裡就在想:我的師父具備稱為「金剛上師」嗎?由於我們去當面求見的次數比較少,很多東西都無法確認,只是聽師兄師姐們說他非常慈悲非常好是真正的上師,所以也沒有太多的深究,但是一直覺得不應該這麼稱呼。

3、公告中也多次講到關於鑒別上師的問題,每次看到公告都會不自覺地去對照。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問題:「公告里講讓我們去鑒別上師,那如果這位上師是一位真正利益大眾,行持很好的上師,我們有沒有罪過呢?」去年過年去台灣參加財神法會時,當面向陳求教。當我提出這個問題時,陳回答:「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當時我自認為自己表達不清楚,所以又問道:「比如之前公告里講了上師登台要掛聖德證,就是關於鑒別上師的問題。」因為自從我2012年皈依以來,陳在接見我們包括舉行皈依時,登台從未掛過聖德證,這也是我多年的一個疑惑。當然在我提問的時候,已經改為段位袍裝了,那時候我是知道的。他指了指肩膀的兩個藍扣對我說:「聖德證已經取消了,上師…要鑒別,師父很慚愧……」。說了很多非常謙虛的話,當時就讓我很難過覺得是自己錯了,不該懷疑上師,這樣懷疑真是罪過。問完之後我就出來了,團隊師姐在大廳等我,看我痛哭流涕的樣子就安慰我。後來他們問到我,我就把我的這個提問講給他們聽。殊不知,這都是表面的偽裝,自己是被這樣的上師蒙蔽欺騙了。

4、曾經用署名為恆生的一幅字「般若為母,方便為父,理事雙融,人法兩空」,讓我們誤以為他的字非常好,曾經有師兄師姐報告癌症患者在他的加持下好了,還經常給我們講關於醫學方面的東西,讓我們誤以為他懂醫術,誤以為他五明中至少是有一兩明的。當我們看到他的考卷上的字,當我們聽到有師姐因為他耽誤治療離世,才知道原來這很多的表相都是在蒙騙眾生。

在瞭解更多真相的背後,發現自己當初是多麼的愚痴可憐,聽了法音,並沒有認真按照法音公告理所講的去執行。曾經誤以為陳是一位聖者,一位真正的有行持德品的上師,我還當面向陳發誓:生生世世跟隨上師好好修行,利益眾生。如今,陳的種種惡行讓我們痛心,公然背離佛陀,欺騙壓榨眾生,已經走向邪道,所以我要取消對邪師的發誓,以後不再跟隨這位邪師。在這幾年期間,我參加過兩次「大悲觀音加持法會」,法會結束後也沒有舉行放生活動,我們法會的供養也沒有用在放生結行上。這樣我們參加的法會是不圓滿的是有罪業的。真誠的向諸佛菩薩懺悔以前所犯的種種錯誤,祈請南無觀世音菩薩把我的非正見消除。

遇到一位邪師,對我們來說是個劫難,這也是我們往昔的因緣和業力,雖說是個劫難,但是讓我們更加清醒的反省自己:法音聞懂了嗎?聽了的法音真的照著做了嗎?公告認真學習了嗎?學習之後去對照執行了嗎?真的不想做一個假修行的人,能夠得遇佛陀住世,能夠聽到佛陀親自講法,是我們莫大的幸運,我們更應該萬加珍惜,好好聽聞法音,樹立正知正見,自覺覺他。

還跟著陳寶生的師兄師姐們,希望你們能夠坐下來理智的去思考一下,很多人嘴裡講的「依法不依人」,你們真的是「依法」了嗎?看到《什麼叫修行》、《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這麼完美的無上大法,當今世界上還有誰可以傳給眾生?佛陀法音一步一步的教我們怎麼去做怎麼去行持,又有誰可以做得到?遇到如來正法已經很不容易了,不要因為一個把方向帶錯的邪師而毀掉自己,把已經到手的寶貝丟掉。如果你們還足夠清醒的話就要好好的深思,希望你們不要迷失自己,早日覺醒。阿彌陀佛!



 Jane



本文轉自 佛教正法弘揚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