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背後另有真相——王嘉容對《王秋蓉事件的真相》的回應

真相背後另有真相——王嘉容對《王秋蓉事件的真相》的回應


我叫王嘉容,本名是王秋蓉。昨天有師兄轉給我一份《王秋蓉事件的真相》,那是我控訴臺灣色魔“活佛”陳寶生(法名恒生)對我精神控制、性侵八年的事件曝光後,陳寶生讓弟子寫的第二次回復。我看了內心一陣沉痛,又因為執筆者的不明所以感覺特別好笑~

你們不是我又怎麼會知道我經歷的過程呢?

我原本沒有思考到這麼多,因為在被蓄意封閉隔離了這麼多年,有些記憶根本已經片斷式的喪失,但歷經這事件以來讓我慢慢的把這些記憶串聯總結起來。

原來,陳寶生和他老婆饒真真是早在10多年前就用邪惡手段在壓榨弟子,所以陳寶生饒真真才會不高興時,時常用高八度魔音來訓斥同學,只是我們那時被他們的花言巧語和道貌岸然的外表給矇騙,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加持消業力,還要和顏以對,必恭必敬,不為境轉。他們真是標準的神棍惡魔,一搭一唱,唬的弟子們一愣一愣的~

今天我已脫逃了出來,脫離了陳寶生的魔掌,可憐與我相交10多年的師兄弟姐妹們還在忠心護衛他,還被他圈在手掌心裡玩弄。我本來沒有必要回應你們什麼真相。現在回應你們就是要讓我的那些姐妹們看看《真相》背後的另一個真正的,更深的真相,幫助她們不要再受矇騙。

(一)
我首先要告訴你們的是,我在香港報案後,香港媒體早已經披露了案情。而至於你們說我“涉嫌濫用香港的警務資源且誣告誹謗。”這個只是你們一廂情願的臆想,我只是一個平凡小百姓,更和香港沒有任何淵源。你們說:香港的警務資源是我所能濫用的來的嗎?你們以為我父親是港督嗎?

唉~陳寶生他應該已經辭窮了吧,才會找你們這些不知所以的炮灰來代筆。

既然說我涉嫌誣告誹謗有辱你們上師的光明,那你們趕緊讓陳寶生去法庭告我誹謗吧。我早就等著這一天公開事實還我公道了。所有事情到法庭上就會真相大白。現在說那麼多有意義嗎?

如果我猜的沒錯,接下來陳寶生這個狼師就會告訴你們,要你們慈悲我,念在嘉容也跟了那麼多年就不要告她了,給她一條路走。你們千萬不要再被他假慈悲的鬼話給騙了,我上次就已經在自白視頻裡公開說了,我不惜與他對薄公堂。而現在,如果我這樣回應後的一周內,他還不敢告我,那就證明他心裡有鬼。他不是真的慈悲我,而是怕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你們想想吧,我如果沒有掌握證據我敢控告他嗎?

你們公開我在Facebook 和其他通訊媒體上的生活截圖和對話截圖,是想說明什麼?或是想找出什麼問題呢?還是想證明我沒有被人身控制?要證明我其實很樂意被陳寶生性侵、玩弄,當他性奴,還很快樂嗎?

你們真是很可笑。如果一個人發在社交媒體上的內容都是她內心的真實世界,那就不會有“強顏歡笑”的詞句也不會有“淚往心裡吞”的難言之隱了。

難道我跟不常見面的家人聚會時必須是愁眉苦臉才代表我是受害者嗎?而所謂的澳門之旅,自從我在陳寶生下藥、糟蹋、逼迫、威脅下跟香港男友分手後,從2010年起至今,我根本就沒有再去過澳門,這是出入境管理局可以查證的。也許我在2015年7月有發佈過澳門的照片,那就一定是當年當月去的嗎?

你們看到所有快樂和開心的照片也都是陳寶生要我po出來讓大家看到我自在快樂的假相,更不用說轉發同學的文章了,那只是我在陳寶生身邊必須讚揚他的基本生存法則。你們認假為真,現在我說開了這一切的真相,你們還覺得我當時真的過的逍遙快活嗎?

陳寶生為了矇騙你們的雙眼還讓人說,我早已搬離台中2年多了到臺北去上班了。事實上,我根本沒有離開台中半步。從2012年起我就被陳寶生安置一個小屋子裡,一直到2017年3月才搬離那裡。一切真的假不了,假的也逃不掉,只要調出大樓監控錄影,就知道我是在臺北還是在台中了。我必須點名的說:台灣王明政、陳麒友、賀正琦三位師兄,你們到過台中瀋陽北路一個2小房2小廳的小屋吧。記得嗎?我2個房間2個白色吊扇是你們裝的,客廳白底帶綠花的吊扇燈是你們裝的,客廳和房間安上的是公司搬過去的聲寶冷氣也是你們裝的,還有實驗室裡拆下的水機還是你們幫著裝到我家的。是陳寶生本人帶你們來的,不是嗎?他還要你們不准透露,不准告訴任何人,對吧。我說的都是事實 當事人自己回想吧。

陳寶生為了遮掩他的醜,原本還要我對外說我有男友。但我不答應,我說:我要去哪裡找人配合我演戲,他後來想想才做罷。

對於我的事件,你們永遠無法理解一個女人被男人賤蹋後的無助,你們也永遠無法理解我長期被人精神監控的痛苦,不准和同學往來不准讓人知道我住哪裡,不准讓同學看到我……那是什麼日子?你們能感受到嗎?隨時要能接到陳寶生的電話,那是什麼?那有如電子手銬和腳鐐!這樣長期的精神壓力,有如坐在黑牢裡,讓我想死。

你們無法切身體會這樣的恐懼和痛苦,因為你們不是我。你們也不是陳寶生,所以你們不懂他內心極度的骯髒和卑鄙。

(二)
你們又說:“你在外面跟人家賭,欠債被人家追債,上師師母收留你,躲在壇場及上師師母家裡。上師還派人去幫你解決這個事情,幫你做事的人還在”。

我要反問陳寶生繞真真:請問我為什麼會欠債?為什麼會被追債?這一切還不都是拜託你陳寶生所賜,欺騙我們做傳銷生意導致的嗎?如果不是你的傳銷生意我會落魄到那樣嗎?
看看他們幫了我什麽,救了我什麼吧!

在臺灣,2005年,陳寶生以要擺脫傳銷體制,說是以加盟店的型式開創我們新的事業體。他通過身邊親信遊說我“上師的事業就是佛事,積極參與才能和上師三業相應,福慧雙修”來匡騙我們開加盟店。

為此,我在臺北內湖精華區也開了個加盟店。因為總部沒有給我們正規的訓練系統,所以當時台灣所有加盟店,只能坐以待斃。自己的店自己看著辦。每個月每家店還要保持最低40萬台幣的進貨。那時的加盟店店東都是弟子,大家都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當時愚蠢的我為了保持當初所謂“上師的商標聲譽不能受損”,要把店撐下去……於是我向黑道借了150萬高利貸,請朋友帶我去賭場搏現金,想賺點錢來周轉。我承認這是我愚蠢的做法,但出發點還是為了加盟店的商標不落。我從頭到尾苦苦撐了也將近一年,這一年的時間,租金、裝修、傢俱、進貨等等……投入不下五、六百萬台幣。但終究沒法撐的住,高利貸的利息也沒有錢還。

後來黑道找到公司來討債,當天我生病在陳寶生家裡休息,不在公司。陳寶生讓吳怡珍師姐跟黑道的人聊聊,吳師姐幫助我跟黑道周旋了一陣,為我說了一些好話後,說這是個人的事和公司無關。

後來黑道又找上孩子的爸爸,他非常痛心,責問我為什麼會把日子過成這樣?他為我還了高利貸後就離開了我。這樣的辛酸你們能體會的到嗎?

至於我住在陳寶生家,是他們收留我嗎?請別忘了當時有好幾個一起在公司的師姐也住在他家,那不是員工免費宿舍而是我們每個月要付3000台幣的房費。我們白天在公司,晚上回到住處時,如果饒真真無聊了還要陪她喝酒、唱歌、看影片、做運動。所以陳寶生的大兒子稱我們為家奴。這樣的事實,陳寶生沒有告訴你們吧。

加盟店倒閉後是我這一生日子最困苦的時期。饒真真當時確實借給我20萬台幣先週轉。當時我感恩的不得了。可那真是算恩嗎?大家想過嗎?他們拖我進忽悠人的加盟圈套,再拿我的錢來安撫我,這叫對我有恩嗎?

臺灣很多同學最初也都是因為來學佛才會落入陳寶生這個奸商的傳銷圈套。最後搞的臺灣同學領導個個不是傾家盪產就是信用破產。

即便大陸同學跟著陳寶生做傳銷系統生意,他們誰賺到錢了嗎?不也是虧的一塌糊塗,最後只能自己認賠了事嗎?

台灣同學一直認為是自己三業不相應都是怪自己福報不俱足,殊不知道是因為跟了陳寶生這個邪師,被邪師用邪惡的修行者守則和自私偏差不合經教的回向文把我們都匡住了。我們到現在才明白,悔時已晚。

關於陳寶生傳銷生意中的騙局,等以後再跟你們慢慢說吧。

(三)
再來,你們說:“你有了小孩,上師師母讓你住家裡,師兄弟帶著你女兒長大,這些你都可以抹殺,你和義雲高真的很像,恒生上師和你們不是一類人。”

我真的想問問:“那你們是什麼人?是哪一類人?” 你們誰幫忙了我把孩子拉拔長大了?有誰照顧我孩子的三餐還是帶孩子上學,哄孩子睡覺了?孩子學費、生活費,誰有為我付過呢?孩子只有假日才回來住一兩晚就你們帶大啦?誰敢出來說都是她們帶大的,我會請她們好好對菩薩發個誓的!而如果我說假話我下地獄。

還有,你們扯不扯啊?動不動就把這些事情扯到佛陀師父身上,不覺得自己太莫名其妙,太卑鄙了點嗎?

我想問問你們:如果沒有佛陀師父的恩典,陳寶生除了一個軀殼外,還會有什麼?如果他沒有弘揚佛陀師父的如來正法,他能有今天豐衣足食,還有這麼多弟子為他無條件賣命嗎?還會有那麼多弟子抱著一捆一捆的現金送到他面前供養他嗎?他懂什麼是再造之恩嗎?他用一個月就能把27年的佛陀恩典抹殺乾淨,還惡意誹謗佛陀。那他是什麼?是忘恩負義的惡魔!我們跟他確實不是一類人。

(四)
再回答你們。你們說“你只有跟去香港,其他地方都沒有資格跟隨的。師母不是離開,是師母暫時不見同學,搞搞清楚,看好你自己的身份。”

請問,2009年之前,我陪同陳寶生和饒真真去了上海、大連、北京、瀋陽、哈爾濱、吉林時只有我一個臺灣弟子貼身隨行那麼多年,看到我的人是見鬼了還是眼睛瞎了?

當然2009年8月20日發生“孫晶任堯至事件”之後我跟隨他們夫婦及饒真真母親一起回了臺灣。之後由於孫晶一再向大陸公安告發陳寶生侵吞汶川地震的救災款,陳寶生就沒再進過大陸,我自然也不會來。但泰國呢?殷剛、謝天宏在籌備道場我就和陳寶生、美玲師姐同去過好多回了。那時饒真真在哪裡呢?她出軌還沒回來,還住在外面。陳寶生想掩蓋“綠帽子”的醜聞那是可以理解的,我不會在今天說這個事情。只是我手頭有“饒真真她媽媽來請我原諒和接納饒真真的錄音”。這個錄音陳寶生是知道的,也是陳寶生要我留好,說是必要時拿出來對付饒真真用的。如果你們有興趣聽,改天我把這段錄音放到網路上給全世界人聽。

總之,你們拉拉扯扯說的其他內容,我想就沒有再回復的必要了。接下來我還可以透露一個細節給你們聽聽,2016年10或11月份左右,陳寶生拿他手機的訊息給我看說是胡克芳師姐傳給林燦利師兄。要燦利師兄轉傳給陳寶生,內容是胡克芳要討回供養給陳寶生其中的48萬美金的事情。

陳寶生問了燦利師兄說:你怎麼看這個事情,這件事你怎麼想?

想不到燦利師兄回:“師父讓弟子供養一定是有原因的”。

陳寶生聽後簡直就是氣炸了。

以上我的所敘述的內容是否屬實,當事人自己可以回想一下,就能明白我和陳寶生的關係到達何種程度。還有我去哪和他碰面他才能讓我看他手機的訊息,這不是2014年以前發生的事情。其餘的大家好好思量思量。

(五)陳寶生,你敢發誓嗎?
你們的整篇《真相》我只接受一句話,那就是“她發下誓言那是她自己的選擇,因果是她自己要面對的。”

是的,所有因果都是每個人自己要去面對的。

這讓我想起了一個事情,薩迦天津法王不也否認自己給佛陀師父寫過認證嗎?為此,隆慧法師、恒性仁波切和喜饒傑布分別在三聖堂前向諸佛菩薩發誓證明真相,但由於薩迦天津自己妄語自然不敢也如是發誓。

同樣的,在跟陳寶生對薄公堂之前,我王嘉容敢向蒼天向虛空護法發誓:“如果從2009年12月起到2017年初,我王嘉容(又名王秋蓉)沒有受到陳寶生下藥性侵、毆打,而是我受人指使汙衊陷害陳寶生,妄語欺騙眾生,我王嘉容必然在半年內暴斃身亡,死後墮地獄永不超生。”

告訴你們吧,這不是惡毒,也不是詛咒,而是真正敢面對因果報應的底氣。為什麼我敢這樣發誓?因為我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再毒的誓我都敢發。這應該是當下最簡單最直接驗證事情真假的方法。

陳寶生,如果你真是光明清白,也請按如下語句如實發誓:“如果從2009年12月起到2017年初,我陳寶生明明有下藥性侵毆打過王嘉容(又名王秋蓉)卻否認事實,妄語欺騙眾生,我陳寶生必然在半年內暴斃身亡。”

陳寶生你敢嗎?你敢這樣向蒼天向虛空護法發誓嗎?

我敢斷言,你想方設法,花言巧語,你都要假裝慈悲,假裝忍辱而不敢這樣發誓的。因為你貪圖名利享受,必然怕今生獲短命惡死報。而謊話連篇的你也必然不敢拿今生的“暴斃”來發誓。知道為什麼沒要求你發誓“死後墮地獄永不超生”嗎?因為你陳寶生欺師滅祖,誹謗佛陀早已經是地獄一份子了,發不發誓結果都一樣。

我王嘉容今天發出如此堅決的聲明,除了要為我多年來受的屈辱討回公道,還有我想念與我相識10多年的師兄姐妹們,我不願看到你/妳們被這對外表粉飾過的瓷娃娃給騙了。我已經迷途多時,我不忍心看你們走上同樣的不歸路。

我也必須要當眾懺悔,為了掩飾一切,我在同學面前還虛假讚嘆陳寶生的功德崴崴,讓許多眾生受到矇騙。所以我的這些痛苦遭遇也算是罪有應得。但希望我的自白可以讓所有同學細細思維,看清真相,走回真正解脫的道上。我等著同學們迷途知返。因為,天快亮了。阿彌陀佛~

王嘉容筆
2017/06/30

本文連結:http://blog.udn.com/vajratree/105587977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瑪倉文教基金會解脫大手印 #利益大眾慈悲眾生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韻雕 #韻雕 #學佛百場聖會明信因果 #舍利花 #藉心經說真諦 #龍鯉鬧蓮池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 # 威震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