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離開 佛陀或栽贓的問題,是沒有依教奉行以致偏邪之故

不是離開 佛陀或栽贓的問題,是沒有依教奉行以致偏邪之故


最近看到許多關於揭發陳寶生的事情,也看到了他的弟子義憤填膺對外發布了長篇辯駁言論外,更是逐條提出了對世界佛教總會與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的諸多質疑文論,在看過那些長篇辯文之後,我最大的感受是:「完全沒有聞法的一群人!」而所謂的聞法,當然指的是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開示的如來正法。
我是一個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徒孫,還是一個滿身貪瞋癡修行沒到位的凡夫俗子,但我知道如果我不依照  佛陀師爺的教法精進修行的話,根本別想成就解脫。為什麼我知道只有恭聞  佛陀師爺開示的法音依教法實修才能成就呢?且讓我先說說我的恩師吧!
跟隨我的師父已經快七年了,很有幸的在最近幾年裡常有機會能親近師父,接送他從這個佛堂趕到下一個佛堂進行法務。在佛堂與佛堂的往返路上,我們幾位陪同的師兄姐總是抓緊機會就請示法務或有關自己修行遇到的問題,然而令我受益最多,影響我最深的卻是師父平常中自然流露的言行。記得剛進佛堂不久,得知在大陸讀書的表弟忽然暈倒在自己的住處被送進加護病房多天未醒,於是共修當日我急忙將表弟的事情呈給師父求加持,師父答應我會為幫助表弟,共修後 師父便又趕回台北為其他法務而忙。就在共修後的隔天,傳來表弟剛剛清醒的消息,我既驚訝又高興,實在很想馬上回報 師父這件事,但師父還得等到下週共修時才會再來佛堂了。我就這麼忍住了興奮的情緒直到一星期後,利用陪同師父搭電梯上佛堂共修之際,難掩興奮的報告此事:「師父!上星期共修後的隔天我表弟醒了!感恩師父加持!」結果師父馬上看著我說:「那是他自己的福報,跟我沒有關係。」這是我初入佛門,恩師給我的修行榜樣,令我印象深刻。
接下來,我要分享的是一件去年才發生的事。
那天師父來帶領我們共修後一如往常將趕往另一個城市的佛堂帶領當地的師兄姐們共修,我們很幸運地得到師父的應允能開車送他,一路上我們與師父閒話家常,就在快抵達佛堂時師父突然說:「我們先去買個便當吃一吃再進去佛堂。」當下我愣住了!心想:「師兄姐一定準備好晚餐要等師父用餐了。」但師父的指示我們也就照做。於是我下車買了幾個便當回到車上,將車停在離佛堂不遠處的停車場裡,然後搖下車窗與師父坐在車上吃著一樣的便當。就在大夥低頭扒著便當時,師父對我們說:「我們出來做事,不要造成的別人〈弟子〉的麻煩。」聽到這句話之後,我禁不住泛起了淚光,繼續扒完手中的飯菜,當下我直覺那個便當是我吃過最有味道也是最感動的一個便當了。
這就是我跟隨了近七年的師父,七年來我的師父總是不曾間斷地苦口婆心告誡弟子:「我們要聞法正知見,這樣修行的路才不會走錯……。」還告訴我們:「如果師父犯錯了一定要告訴師父,這才是真正的愛護師父……。」我的師父已經年邁,多年以來卻始終南北奔波帶領弟子聞法共修和傳授佛法,常常我們不捨的想為他服務但都被拒絕了,因為他老總是擔心帶給弟子們在金錢上或精神上的壓力和麻煩。師父總是告誡我們:「一塊錢要當十塊錢用……錢要留下來做佛事利益眾生……。」我的師父是一個穿著舊鞋四處弘法利生的仁波且,也是一位嚴持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釋迦世尊教戒弘法利生的弟子,更是我們這一群弟子修行路上的好楷模。
我的師父只是  佛陀師爺諸多依教奉行的弟子中的一位,證量比我師父還高的還有很多,分享師父的事情讓我更清楚一個事實。陳寶生和我的恩師曾經同是 佛陀師爺的弟子,然而卻有著迥然不同的言行與修持,以我這樣一個沒有什麼修持的徒孫來看:「如果說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如同陳寶生和他的弟子所言中的不是,那麼何以能教導出我們如此慈悲愛眾的師父?!又何以有能傳聖法給我的師父?!」  佛陀師爺法音也開示過,就算未入聖者只要他是“依教奉行”而且行德很好的人,我們一樣可以去依止他修學的。
陳寶生和我的 師父之間最大的差異在於行德的「正」與「偏」,而行德的正或偏邪來源於有沒有如實「聞法」如實依 佛陀教戒而行!
從他們質疑  佛陀師爺的言論中,我可以明確推測出陳寶生和他的弟子一定沒有聞過《無上殊勝法》,不然他們怎會不知因果會因修行而隨時轉變,即便如彌勒菩薩原本是要先召開龍華會比釋迦世尊早一步成佛的,但由於世尊精進的多聞了一堂課的法後,把原來沒有弄懂的法義全弄懂了,因而先在娑婆成佛了〈以上僅是大意,詳細的開示內容當依法音為主〉,而此佛法上的大事因緣的因果轉變豈是一介凡夫的我們所能知曉明了的啊!再者,陳寶生和其弟子一定也沒有聞過《每個弟子必須聽明白的一課》,那法音裡頭清清楚楚開示了關於供養的問題與真諦,如果陳寶生聞了如實而行了,他便不會訛騙弟子。如果他的弟子聞了懂了,那麼也不會被偽師所蒙騙。僅就陳寶生撤下皈依境的妄邪之行來說,依我一個修行的小毛頭徒孫看來,我敢斷言他根本沒聞過或根本沒有聞懂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所開示的《了解真經義理必須實證德境》和《要完整地理解佛陀說法》,否則不會做出如此愚痴自斷慧命和斷阻眾生成就解脫的魔行來。
可憐陳寶生的弟子,至今仍義正嚴詞的為自己的邪師辯護,那些似是而非的長篇大論與質疑,其實正是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告示,告示著你們的邪師是多麼長期的控制弟子,行欺詐弟子之實!你們義憤填膺反駁的字字句句更揭示出了自己所想跟隨的是自己凡夫心識中那份對邪師的「義氣」,而不是求了脫生死的「修行真諦」。你們指責群起批判的人是別有所圖〈是!若說有所圖,那我們唯一所要圖的是你們能:回頭是岸〉,而當你們以似是而非長篇邪錯知見的文論辯駁和質疑的同時,恰恰正凸顯出你們根本沒有依 佛陀師爺開示的方法用《128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去鑑別自己的師父是否可以跟隨依止,所以才受此被邪師愚弄蒙騙的惡果啊!
回過頭再用世俗的邏輯觀點來看陳寶生的事件,我試想:一個人如果想要拜師學藝,那麼在拜師後與師相處互動學藝了二十七年之久後,才發現自己拜錯了師學錯了藝,並且還反過來懷疑和批評師傅的諸多不是,那麼這個人的資質也未免太過於駑鈍了吧!居然要花上那麼多年的時間觀察才能發覺判斷出自己所跟隨的師傅是好是壞,這實在可笑又可憫!也不免讓我用世俗的心態去揣測這個徒弟的心態:如果此徒不是過於駑鈍,那麼便是想騙學之人,又或者在師傅身旁已無法獲得好處了,所以乾脆來個毀壞師傅的名聲,然後大言不慚的吆喝一幫不明就裡的學徒一起走人另起爐灶。如果是我,再笨都不會跟著這樣的人學藝,因為我不知道他哪一天又會忽然告訴他的學徒說:「學了這麼久,我現在才發覺我們學這個不好,所以我決定帶你們再去學其他更好的……。」,那我何時才有學成的一日!
當一群依教奉行的人忿忿撻伐陳寶生的邪行,那不是因為他要離開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另起爐灶,而是因為他不懂真經義理也未實證德境,卻誑惑眾生偏離如來正法和菩提正道,斷送自他慧命的魔行,若任其魔行妄為推眾生入惡道隨其輪轉,那麼我就不是一個依教奉行的佛弟子了!
感概的徒孫
2017.6.13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瑪倉文教基金會解脫大手印 #利益大眾慈悲眾生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韻雕 #韻雕 #學佛百場聖會明信因果 #舍利花 #藉心經說真諦 #龍鯉鬧蓮池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 # 威震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