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嚴正聲明的全文

美國 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嚴正聲明的全文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 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 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 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這說明了美國國會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尊敬。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的尊稱已 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

(刊載自Nownews 2002年10月23日 00:51)
最近,香港廉政公署控告香港雲慈慧海有限公司原股東黃曉穗詐欺銀行貸款4800萬港幣一案被公開審判,由此衍生出對與本案毫無關係的義雲高大師的許多不實及誣蔑之詞,不僅嚴重傷害到義雲高大師的聲譽,而且也直接影響我們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為人類謀福造益的事業。為此,我們特提出嚴正聲明,以澄清事實真相。

一、香港義雲高大師館關閉真相

香港義雲高大師館成立於一九九五年,由黃曉穗直接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香港的林輝久先生向義雲高大師反映,黃曉穗等利用義雲高大師的名義詐財,於是義大師為保護大眾利益而不顧個人名譽被牽連,當天即趕赴香港。晚上七點鐘左右,在大師館外左側街道的汽車上,義大師向林輝久先生了解了黃曉穗詐騙錢財的情況。半個小時後,大師於大師館內書畫展廳,當著五六十人的面(其中有喜饒根登、車淑梅、趙潤勤、余倩雯、鄧黎珍、黃曉穗、李再唐、馮偉棠、魏佳等),嚴肅表明態度:大師從來沒有收取你們同學們的錢財供養,更沒有指示過任何人代表大師收取錢財供養,任何人都不可代表大師收取供養,大師也絕不允許任何人利用大師或大師館的名義去詐騙錢財,現在聽說有詐騙行為出現,今天來主要向同學們講明,要求大家立刻成立監督檢舉小組,設立意見箱,公開監督檢舉,多用幾個人、幾把鎖,共同開一個箱,現有的大師館的領導成員不得參加監督檢舉小組,以把真正的有欺詐行為的人揪出來。大師並且公開說:包括同學們對我有任何意見,都可以檢舉,寫在意見箱中。此所有過程,當場由香港電台第五台台長李再唐先生和電台工作人員馮偉棠先生主持全過程錄音,現在調此錄音一聽,即可徹底知道真相。大師離開後當晚,同學們隨即自行選舉,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選舉出了他們自己信任的共十一人作為監督檢舉小組成員,以保證其客觀公正。

會後次日一大早,黃曉穗跑到義大師下榻的酒店要求義大師撤銷監督小組,她說:「如果監督小組不撤銷,我就無法工作了。」義大師說:「監督小組代表人們的公正意願,如果是光明磊落的,你怕什麼?我無權撤銷,也是絕不可能撤銷監督小組的」,義大師同時指出,任何人只要光明磊落,又何怕監督?黃曉穗隨即半帶威脅地說:若不取消監督小組,大師館馬上就會倒閉。但義大師不為所動,堅決地說:哪怕大師館馬上關閉,也要讓大家公正地把欺詐情況弄清楚,不能讓同學們受騙。處理完此事後,義大師當天即離開香港。此後兩日,黃曉穗就組織大量人員,給大師製造等等假的罪名、莫須有的藉口,把大師館關了。

從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如果義大師真像黃曉穗誣陷的那樣,是個詐騙之人的話,為什麼不是由黃曉穗來倡導成立監督檢舉小組,而是由大師要求大家用無記名投票的方式選出他們自己信任的人成立檢舉小組以檢舉揭發詐騙情況呢?如果黃曉穗沒有詐欺行為,她為何強硬要大師取消監督檢舉小組並以關閉大師館相威脅?到底是反對檢舉監督的人是騙子還是贊成檢舉監督的人是騙子呢?這不徹底說明了誰有問題、誰是真正的騙子嗎?只要稍微想一想,就會一目了然。我們講的完全是關閉大師館的事實經過,只要找到當天參加的人員進行了解,大家也就會對真相一清二楚了。

很顯然,因為黃曉穗最怕的就是監督檢舉小組發現她違法抵押大師館的財產以及其它的詐騙行為,所以她勢在必行,必須將館關閉,這樣監督檢舉小組才會垮掉,才無法發現她等等的欺詐行為。黃曉穗深知劉百行先生純樸善良,即以對劉百行先生跪著發誓的手段來欺騙蒙蔽劉百行先生,以獲得劉先生同情認可,同意關館。因為大師館是劉百行先生出錢購買,只有劉先生同意關館,監督檢舉小組才能不解自散,黃曉穗所犯的罪行才不致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香港義雲高大師館的關閉,並不是因為義雲高大師的問題而關閉,而是黃曉穗為了隱瞞她本人私自違法抵押大師館館舍詐騙銀行4800萬港幣以及其它的詐騙行為的事實真相而在兩日之內匆忙關閉的。早不關,遲不關,偏偏在大師要求大家成立了監督檢舉小組時,她以最快的速度在兩天之內即將大師館關閉,使監督檢舉小組不拆自散。如果像黃曉穗說的那樣,大師是騙子、壞人的話,為什麼黃曉穗不借用這個無記名投票選舉出來的監督檢舉小組來檢舉揭發大師呢?正因為大師是光明的,所以才讓大家成立監督檢舉小組來揭發詐騙行為,黃曉穗違法行騙,所以才立即關館,解散檢舉小組。

二、義雲高大師從不接受錢財或物質供養

至於說到義大師向黃曉穗要五百萬港幣的問題,原本是黃曉穗本人向劉百行先生借款五百萬港幣後一直不願歸還,於是劉百行先生委託義雲高大師收款,並告訴大師說:他已經收很多次了,還說只收本不要利息,但都收不回來,故請大師出面收款。結果,黃曉穗並沒有把這個錢交給大師,也沒有交還給劉百行本人,而是於一九九九年元月底至二月份分三次將五百萬港幣由香港匯到深圳的裕景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當時黃曉穗是裕景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及其母公司──在香港註冊的香港雲慈慧海有限公司的全權控股人,也就是說,黃曉穗是將這筆五百萬港幣匯到她自己的公司。當時,義雲高大師既非該公司董事,也非該公司工作人員,這與義大師有何關係呢?為什麼要誣陷成是匯給義大師呢?

直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份,經劉百行先生的囑咐,公司才更換了新的法人。而該公司的房地產一直在投資修建中,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人從中拿走過分文,這又怎麼能說成是騙財呢?如果該公司的錢贏利後未曾作合理分配或個人貪污,那才叫詐騙嘛。

況且,義雲高大師從來就是一個光明正直的好人,比如,他對供養一概不收的行為不勝枚舉。這裡只提幾個以為佐證:

美國TTI公司的林先生,供養壹百萬美元現金,大師當場婉言謝絕;
台灣宗教人士××先生供養180萬美元,雲高大師亦當場拒絕,但該先生把這筆錢劃給了雲高大師的一位弟子,讓這位同學轉交。儘管這位同學再三給大師做工作,大師照常不收。後來,這位同學把這筆錢與另一位同學監管在銀行,繼續請求大師收下,可是大師說:我沒有資格用這個錢,你們實在要供養,就供養給善益機構。這位同學說:施主是拿來供養給大師做佛事的。大師依舊嚴辭拒絕,絲毫未收,結果這筆錢包括利息在內供養給了美國加州的一個寺廟,沒有任何人用過分文;

台灣的潘先生供養150萬美金給雲高大師,大師照常謝絕後,潘先生將兩張支票(一張一百萬美元,另一張五十萬美元)轉到大師身邊的工作人員的個人帳戶。錢到帳後,工作人員問雲高大師錢是否劃給大師,大師說:既然潘先生有這番心意,就把這個錢捐給佛教機構吧。因此,這筆錢就這樣劃到了在美國政府正式註冊的非牟利教堂機構,大師分文未收;

香港的謝潔霞當時在深圳新王朝酒店供養其價值上千萬港幣的住房給義大師,大師不僅當場拒絕,而且當著謝潔霞的面將捐贈書燒掉,以表示確實不收。不僅如此,義大師也從未接收過謝潔霞的任何金錢供養;

台灣原高雄市副市長李先生在美國洛杉磯供養上百萬美元之別墅給大師,在大師婉言謝絕後,曾三次請大師接受供養,大師仍堅辭不受;
台灣的潘先生供養美國舊金山的37英畝土地,大師同樣沒有收;

另外一位美國的潘先生在美國舊金山購買了前印度總領事的房子,價值數百萬美金,要供養給大師,並且說整個舊金山像這樣高級的房子只有七棟,但大師同樣當場婉言謝絕,這些都是有很多證人在旁親歷所見的;

台灣的陳先生將自己在北京的工廠及台灣的房地產悉數供養給大師,但大師依然未收分毫……。

義雲高大師毫無自私自利的行為始終如一,這類事例也多如繁星,列列在目,鐵證如山,均可提供大家咨詢核實。

任何人只要稍微想一想,就會明白,這些發自內心的、主動要求贈送大師數百萬美金以上的錢財房屋,大師都不接受,反而會去索求一個不願意給出的五百萬港幣嗎?這種誣蔑陷害實在是太下流無恥了!
而且,義大師還公眾宣佈:不但不要錢財,並且連一個糖都不要,一切送來的東西全部歸還原主。

由此,我們明白,義大師不僅沒有收過黃曉穗的五百萬港幣,更沒有指使黃曉穗抵押大師館以獲得銀行貸款,而且大師對黃曉穗私自抵押大師館一事毫無所知。因為如果是義大師指使黃曉穗將大師館私自抵押出去的話,黃曉穗當時跪著向劉百行先生誣陷義大師時,為什麼又對劉百行先生隱瞞她已將大師館抵押一事呢?那個時候她為什麼不說是義大師指使她做的呢?其道理很明顯:黃曉穗深知義大師根本就不知道此事!實際上,義大師從來不管大師館的事情,在大師館開館後的幾年中,他只去過三次大師館,每次只有一、兩個小時就離開了。上述一系列的問題反應出,當時黃曉穗跪在劉百行先生的面前發誓,完全是演戲、編造、欺詐的行為,發誓的內容完全是假的,而真的情況卻一字不提。

三、義雲高大師具有崇高的道德品質和偉大的人格

在黃曉穗試圖說服劉百行先生同意關閉大師館時曾向劉百行先生下跪,誣告義雲高大師曾經對她和另一位女弟子性侵犯,這種純屬無稽之談的陷害更是荒謬、可笑到了極點。

假如像黃曉穗所編造的那樣,為什麼那位女弟子不及時報警,反而在那段時間裡,照常非常尊敬大師,連大師館庭院裡面的大師雕像都要每天撣塵,恭敬無比?而剛剛大師建議成立了監督檢舉小組,黃曉穗即宣稱大師是壞人,展開對大師的誣蔑編造破壞。難道成立監督檢舉小組就是壞人、不成立監督檢舉小組就是優秀大師嗎?

當天在大師到達大師館之前,黃曉穗等人均不知道大師將會在當晚提出建議,要求大家馬上成立監督檢舉小組,由於黃曉穗不知道大師的來意,因此只認為大師是來和同學們見面開示的,所以黃曉穗安排了李再唐、馮偉棠錄音,並以最隆重熱情的禮節備辦了鮮花、水果、糕點、哈達等,恭敬迎接大師。這說明大師在黃曉穗和香港所有同學們的心目中,是最值得他們尊敬的,而不是如黃曉穗現在編造所說的『由於大師是騙財騙色的壞人,大師館無法辦下去,才關的』。當天晚上,黃曉穗至誠尊敬大師,監督檢舉小組成立後兩日內,黃曉穗卻視大師為敵人,難道這不發人深思嗎?

而且,眾所週知,義雲高大師道德文章蜚身國際,名垂海內外。我們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的同仁們正是仰慕大師高尚超卓的道德品質和才華智慧,才共同發起成立此機構的。基金會成立多年以來,我們越來越親身感受到大師高潔的品質、偉大的人格以及對人類社會無私的奉獻,大師不僅教導人們要提升個人的學識修養,奉獻社會,服務大眾,大師本人更是身體力行,成為世人的表率楷模。大師的弟子桃李滿天下,不乏高僧大德、政商名流、社會賢達、學術精英,如果義大師真是如黃曉穗所誣陷的那樣的話,這些高僧大德、社會精英豈能如此尊敬、追隨大師?

正是因為義大師的偉大光明、正直無私是世界上少有的,其高尚的倫理道德和操守足以為世人楷模,大師的道德品質、文化藝術等更為人類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大師才受到了世界範圍的廣泛尊崇。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舉行的由28個國家、416個佛教機構、2138位高僧大德參加的世界佛教大會經評審後,授予義雲高大師為『正宗佛教顯密圓通大師』。美國加州政府和舊金山市政府在同一天宣佈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為『義雲高大師日』,加州參議院院長、眾議院院長、舊金山議會十一位議員聯名分別頒贈給大師表揚狀或獎牌。就是在近日,美國白宮總統亞太裔顧問委員會主席還親自來到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代表總統為義雲高大師頒發了總統金質獎章,以表彰大師崇高的倫理道德和對人類的傑出貢獻。美國國會亦於十月二日邀請大師親臨華府,與錢尼副總統共進晚餐,接受國會金質獎章。大師更獲老布希總統邀請前往德州敘唔。大師的道德文章、作出的貢獻和成就,受到各界如此的尊重和禮遇,而竟然被黃曉穗誣蔑編造成一個壞人,實在是荒謬到了極度。

而且,反過來說,如果黃曉穗是一個誠實可信的人的話,那麼,她在向劉百行先生下跪時,為什麼不告訴劉百行先生,她在數月之前即已將香港大師館私自違法抵押、欺詐銀行4800萬港幣的事實?由此可見,黃曉穗為了逃避罪行所誣蔑大師的種種言辭均是虛構捏造的,其根本目的是為了欺瞞劉百行先生,而達到關閉大師館、隱瞞自己的罪行。

總之,黃曉穗誣陷義大師的種種不實之詞,已經造成對義大師本人及我們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的嚴重傷害,我們將進一步通過法律途徑向其提出嚴重控告。

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

會長: Peter Chang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九日

原文網址: 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嚴正聲明的全文 | 國際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02/10/23/126-1366756.htm#ixzz1WPAqNBrV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瑪倉文教基金會解脫大手印 #利益大眾慈悲眾生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韻雕 # 韻雕 #學佛百場聖會明信因果 #舍利花 #藉心經說真諦 #龍鯉鬧蓮池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